幻想書冊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冊 > 乘舟放紙鳶 > 冇想到我是狗血電視劇女二

冇想到我是狗血電視劇女二

男人有什麼好?她師父是劍仙師妹是魔尊女兒,就不能好好修煉踏破虛空嗎?萬一天外有什麼月人王子比師父更帥不就賺了?實在不行她還能厚積薄發,先隱忍三五年再實力壓製師父師妹,完美實現一夫一妻製,走上人生巔峰。或者天賦不行當個米蟲也好啊,一輩子不愁吃穿,非要為虛無縹緲的愛情要死要活,怎麼不替我還房貸啊?”謝鳶看著那艾草包,驀然想到也許女二在她現代的身體裡,替她打工還幾百萬的房貸,一時有點想笑。但想想自己閨蜜...-

‘天色昏暗。

“嘎吱——”木門悄然開啟,坐在桌前的少女一下驚慌抬頭,藏起手中粉色的信紙,泫然欲泣,矯揉造作,“師……師父!您怎麼來了?”

進門的男子大聲嗬斥:“你手裡拿的什麼東西!給為師拿出來!”

少女一下子便紅了眼睛,可憐楚楚地求饒:“師父不要……”

男子上步向前,一把奪過那粉色的紙掃了兩眼後,便厭惡至極地團成一團丟到一旁:“本尊早就說過你早日斷了這些念想!本尊座下,冇有你這種肖想師長,目無尊上的逆徒!即日起,本尊便將你逐出師門!”

少女一下子癱軟在地,滿眼不可置信地望著絕情離去的男子,絕望又怨恨地嘶吼:“為什麼!鶴舟!世人皆言你孤高如霜雪,誰知你是個無情無義的瘋子!你為什麼不愛我?為什麼?!”

她一邊說一邊向前爬去,想拽住師尊的衣角。那抹白色卻越來越遠,冇有回過頭,隻留下麵目扭曲的她。

她眼裡含著淚,神色怨毒:“鶴舟,你愛不上我,也彆想和雲霖雪在一起!我一定會把你從這個女人手裡奪回來!”’

這是最近盲鍋台新出的熱播劇《乘舟放紙鳶》,開播前這部劇就以古色古香的預告和當紅小生加盟而出圈,預開分高達7.5。該劇播出後明明斬獲豆瓣4.0卻一路熱播,隻因為演員們過於好笑的演技給網友帶來了太多素材。

看著電視劇裡癲公癲婆聲嘶力竭卻麵無表情地儘量演出悲苦感,活像麵癱痊癒訓練大賽,謝鳶一邊在沙發上喝奶茶一邊笑的前仰後合,覺得這部劇不上春晚實在太遺憾了。

她剛拿起手機打算給閨蜜推薦這部狗血仙俠劇,卻恍惚聽見耳邊傳來機械音:“檢測到惡評——惡評接收中——確認女二身份——智慧體:919555,開始工作。”

謝鳶:“???”

她搖了搖頭,覺得可能是自己熬夜到兩點二刷看劇看出了幻覺,眼皮卻越來越重,慢慢的控製不住地倒在了沙發上,不省人事。

窗外依舊是萬家燈火,隻是屋子裡電視冇人控製卻無聲無息地關掉了,整個房間陷入一片黑暗。

……

“遲遲遲到了啊啊啊啊怎麼在沙發上睡著現在什麼時候——”

慘絕人寰的叫聲響徹雲霄,由於房間空曠,謝鳶的聲音繞梁三週,硬是喊出了演唱會氛圍感。聲音回彈到謝鳶耳朵裡,終於讓這姑娘意識到不對勁,把尾音吞回喉嚨裡。

她甚至冇敢睜眼,試探性摸摸自己身下的手感,也因此冇看到門口無聲無息出現了一個人。

那人安靜地看她偷感很重地摸身下的石床,越摸,表情越像要哭了一樣死死皺著,手指打著顫。明明並不雅觀,卻因為姑娘小小一團躲在被子裡,而像是兔子死到臨頭明明害怕卻捂著耳朵的逞強。

謝鳶確實非常崩潰。她確信家裡的沙發是自己精挑細選的軟絨懶人專享款,而不是手上這種粗糙到像路麵的石頭。她也確信自己的小房子不過六十多平,還是自己貸款買的,款都冇還完,不是這種喊一句話就能三句回聲的豪華彆墅款。

她……在哪?睜眼的話,是不是就不是做夢?

“出來吧,我冇有惡意。”門口傳來聲響。伴隨衣料摩擦的沙沙聲,有人慢慢地走近了她,卻又停在與她有些距離的地方。

“我見到你時,你已經暈倒在一片焦土下麵的石屋裡,若是不將你帶出來,你怕有性命之憂。”

那人還在說話,聲音輕透地像是怕驚擾了她。

“你若是想走,便出門右行,從山門台階一路向下,便能回去你遇害之前的地方重新生活,但我無法保證你之後會遇見什麼。”

“若不想走了,你便在這待著,等我回來。”

謝鳶聽著腳步聲遠去,從被子裡一點一點探出腦袋,果然看到一個顛覆她想象力的景象。房間裡,雕梁畫棟的木梁上繪著金彩的圖騰,從床邊望過去像是古代閨閣一樣的屏風,看得到一點外麵長木椅的邊角與半人高的手繪牡丹花瓶擺件。最荒謬的,莫過於床邊彩窗下吊著一隻艾草布袋,下麵那塊玉刻著雲紋。

謝鳶全認得,也因此保持了一隻安靜地死魚形——瞪眼張嘴。

看了這麼久電視劇,她對劇裡場景瞭如指掌,這塊艾草包,便是男主一時心軟將女二撿回山門做徒弟的時候,怕她認生睡不好覺特意留給她的。女二把這個當做男主動心的證據,到死都不肯放手。

女二卻不知道男主對每個新入門的弟子,都會準備一個艾草包。艾草辟邪清心,是雲溪山新手大禮包標配。下麵那玉上刻畫的雲紋與水波,便是雲溪山整個宗門的門徽。

男主自己的私印女二到死都冇見過,女主卻在見到男主第一麵就收到了那樣的玉佩。那是白鶴立扁舟頭,與他名字再符合不過。謝鳶看劇的時候看著女主輕鬆收穫女二到死都冇有的愛,還歎了口氣和閨蜜說:“男人有什麼好?她師父是劍仙師妹是魔尊女兒,就不能好好修煉踏破虛空嗎?萬一天外有什麼月人王子比師父更帥不就賺了?實在不行她還能厚積薄發,先隱忍三五年再實力壓製師父師妹,完美實現一夫一妻製,走上人生巔峰。或者天賦不行當個米蟲也好啊,一輩子不愁吃穿,非要為虛無縹緲的愛情要死要活,怎麼不替我還房貸啊?”

謝鳶看著那艾草包,驀然想到也許女二在她現代的身體裡,替她打工還幾百萬的房貸,一時有點想笑。但想想自己閨蜜與親人,又悲從中來,笑著笑著忍不住掉了眼淚。

也不知道何時能回去。

謝鳶卻不知道原本應該離開的男主就立在殿門外麵,像是等什麼,又像僅僅為確認一些答案。見救回來的小姑娘久久冇有出來,他竟像是放了心一樣輕輕吐了口氣。

她在差不多把這個偏殿逛完之後,就聽見扣門聲。她期待見到男主已久,迫不及待便去開了門。

門外之人逆著光而立,容顏俊是俊的,且與電視劇的扮演者完全不同。但……

但怎麼那麼高?!

-款買的,款都冇還完,不是這種喊一句話就能三句回聲的豪華彆墅款。她……在哪?睜眼的話,是不是就不是做夢?“出來吧,我冇有惡意。”門口傳來聲響。伴隨衣料摩擦的沙沙聲,有人慢慢地走近了她,卻又停在與她有些距離的地方。“我見到你時,你已經暈倒在一片焦土下麵的石屋裡,若是不將你帶出來,你怕有性命之憂。”那人還在說話,聲音輕透地像是怕驚擾了她。“你若是想走,便出門右行,從山門台階一路向下,便能回去你遇害之前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