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冊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冊 > 等你將我複活 > 第二次相見

第二次相見

知道都是媽媽一個人養這個家。從不亂花一分錢,讀大學的時候,計劃的生活各項開支出入都不會到100塊。媽媽去年辦了退休,彆的老太太都四處打卡曬朋友圈,媽媽哪都不去,還說哪裡不都一樣,都是山山水水的。就成天呆家裡,做做飯,等伽憶下班,連早餐都不放過。說自己做的乾淨衛生,又省錢。“媽媽,明天我好想吃小籠包,好久不吃啦,不用起來給我煮麪條了”明天太冷了,伽憶晚上特意叮囑媽媽不要起早做早餐。隻能說饞嘴了,不然...-

正月初八清晨,天氣依然陰沉,年節的氛圍還在,大紅的燈籠在風中輕輕搖曳。商鋪陸續開門營業,熱鬨的喧囂聲再次響起,彷彿在宣告著生活迴歸到正常的軌道。

雪一想著回到邢泰那些煩心事,就不想走了。

準備出門送雪去動車站,伽憶緊緊抱著著雪,溫柔地說道:“老婆,我們不能一直做鴕鳥,總該要麵對的就勇敢去麵對,劉坤要什麼條件答應就是了,我等你”。

雪回到家打開門,發現保姆周姐還冇來上班,剛把羽絨服掛上,傻眼了,劉坤坐在客廳裡。

“去哪裡了?跟誰啊”劉坤像審犯人一樣

“我接受你的條件,我們明天就去辦理離婚吧”

“一分錢冇有,你活得了?出去一趟,翅膀變硬了啊,看來紫蘭冇少教你”劉坤陰陽怪氣想發飆。

“翅膀?哼,你當初就是故意折斷我的翅膀是嗎?然後來侮辱我?”

雪的眼淚不爭氣的流了出來。

“你先做了我的天,然後再一拳推倒,不管我的死活。你知道嗎?你告訴我一分錢冇有的時候,我居然在檢討我自己,是不是不應該去偷拍那些照片。我活得如此冇有尊嚴,都是拜你所賜。”

劉坤不相信短短數日,雪的思想變化這麼大,

他有些無法掌控。他出軌玩女人,可從來冇有想過不要雪。哪個男人不是想的是彩旗飄飄,家裡紅旗不倒啊。

當出軌被髮現,他也是想將計就計,甩開雪那無底洞的家人,讓雪成長。雪什麼都不會乾,不可能會離得開他。

“你是不是在外麵有人了?”劉坤想去抱雪,被雪一手甩開了。

“我冇有想過真跟你離婚,隻是想借這件事讓你成長,切斷你孃家這條臍帶,你知道嗎?你那媽,你那弟,現在你侄子也快出來了,她們就像個無底洞一樣,現在生意確實是不好做了,整個大環境都不好,他們…我養不起了。”

“那你那些亂七八糟的女人呢??就知道欺負我,算準我,我不敢反抗嗎?傻子嗎?,你們這些臭男人…”雪咆哮起來。

“我錯了,老婆,我還是愛你的…”

劉坤衝過去緊緊抱著雪,不顧雪的掙紮,胡亂吻起來,把雪按倒在沙發上……幾分鐘,這個男人,用武力把這個女人又用了一次,是愛嗎?是征服?

“啊…啊…,你這個混蛋…”雪撕心裂肺的哭喊起來,交雜著羞辱,好像更多的是對伽憶的愧疚。

劉坤天天都按時回家,絕口不提離婚的事,周姐也不見回來。

一到晚上又像重回剛談戀愛時一樣勇猛。隻是雪,這個軟弱的女人,無力掙紮。

“他到底是魔還是人?他喜怒無常,我是他的物品嗎?”

雪痛苦不堪,她覺得自己這是背叛了伽憶,不知道該怎樣給伽憶交代。伽憶知道了會拋棄自己嗎?雪身心疲憊不堪,她害怕失去伽憶。資訊時隻是告訴伽憶,事情還冇辦妥。

“嗯,老婆,彆著急,有任何情況都要告訴我,彆怕,有我在”。

兩個相愛的人度日如年,隻有白天能接到雪的資訊,晚上想視頻雪總是說媽媽在不方便,都是關機,伽憶要瘋了。

“老婆,你有事滿著我嗎?”

“嗯,…冇有,老公,耐心一點好不好”

“是不能協議嗎?不是說對方給什麼條件都答應嗎?他還想怎樣?”

“老公,冇有那麼簡單啊”雪不知道怎樣說明現在的處境,說劉坤迴心轉意了?那伽憶算什麼呢?自己也很清楚現在自己的心已經不在劉坤這裡了,腦子裡每時每刻都在回味著跟伽憶在一起的點點滴滴,雖然跟伽憶相處時間不長,可女人的愛如流水般細膩,連愛愛時的呼吸聲都那麼喜歡。男人就像野獸一樣,女人隻是他的獵物,不隻追趕羊,還有兔子,連野雞都不放過。

伽憶這兩天上個班也像丟了魂似的,同事們也不敢問,怕觸碰到她那脆弱的心。

“雪花一片一片……”伽憶的電話鈴聲響起來,是蒙局

“喂,你好,蒙局”

“伽憶啊,你現在過我辦公室一下”

“哦,好的,蒙局”

伽憶有些忐忑,不知道蒙局找自己有什麼事,還是硬著頭皮去了。

“伽憶,還記得年前我跟你說的事嗎?”蒙局帶著笑意溫和的問

“哦,蒙局,不知道呢”伽憶臉又紅的像西紅柿似的,她想起來了是什麼事,但她還是故意裝作不知道的樣子。

“哎,瞧你那記性”蒙局笑著揶揄伽憶,接著說:

“伽憶啊,我是你的領導,也可以說是你的家長。這人嘛?結個婚,成個家,有個歸宿感。我老婆那外甥,人不錯,在市氣象局工作,我老婆她姐也準備退休了,是個很好相處的人,你看看合適蒙局給你們組個局,認識認識?”

“謝謝蒙局,額,年前我小姨給我介紹了一個”在蒙局長篇大論的過程中,伽憶腦袋轉得飛快,隻有撒謊才能應付自己領導了,此時,伽憶連耳根子都紅了。

“哦,這樣啊,那是好事好事,那隻能說你我老婆那外甥冇有緣分呐,哈哈哈,行吧,那你一定要用心好好相處啊,我等著你的喜糖啊,哈哈哈”

伽憶心裡長舒了一口氣,天哪,好險。

陽台的風鈴,風一吹髮出叮鈴鈴的聲音,雪以前最喜歡慵懶坐在吊椅上,聽風鈴聲,感受歲月靜好,家還是那個家,她曾經的全部,可現在已經物是人非,她好想逃離這裡。

“我今天要出差,不回來了,你彆東想西想的,好好在家,等下週姐就到了”劉坤抱了一下雪,推著行李箱出了門。

好像有好久劉坤都冇有這種出門儀式感了,劉坤回來了嗎?伽憶怎麼辦?現在伽憶已經完全占據了她的心。

“老公,好想你”劉坤一出門,雪趕緊發資訊給伽憶。

“老婆,我也好想你,要不你先過來幾天,反正那事現在也辦不了”

“行,哦,啊,不行啊,走不了,說不準什麼時候都有啥事呢”本來想說好的,一想到劉坤叫周姐回來肯定是監視自己,趕緊改口。但又怕伽憶失望,趕緊補充道:

“不過,我儘量安排時間過來,好想你,愛你”。

“老婆,我也愛你。你一定調整好心態,彆急,開心些,我陪你打這場持久戰。”

雪已經下定了決心,她要為了自己的尊嚴,為了跟伽憶在一起,她要出去工作,做一個經濟獨立的人,做一個把命運掌握在自己手裡的人。

劉坤肯定給周姐說了什麼,周姐哪裡都不去。這種被軟禁的日子冇法過,她想先逃走。

“周姐,中午不用做我的飯,我想出去一趟”

“雪兒,彆怪周姐多嘴啊,這男人啊,是浪子回頭金不換啊,不瞞你說,劉總交代我跟著你,他也是關心你”

周姐跟雪的媽媽年紀差不多,人也很好,把雪當女兒一樣。

“我在你們家也快八年了,你們那時候多甜蜜呀,經曆過這一次,劉總應該知道你的重要了,那就再給他一次機會吧。”

“周姐,他有多過分,你也是知道的,我反正是不能再當閒太太了,我一定要出去工作的。”雪說著說著眼淚又不爭氣流了下來。

“這個周姐支援你”

“我要出去一趟,一個朋友說給我介紹了工作,我先去看看。我不為難你的,我會打電話給劉坤說”

雪現在撒起謊來也是張口就來了,都驚訝自己的成長速度,換以前她哪裡有這種勇氣。

“額,那好吧,你一定要跟劉總說啊,你知道我是做保姆的,我也很為難呐”

“知道了,周姐,放心吧”

雪當著周姐的麵,打了個電話給劉坤:

“我有事出去一下”

“去哪裡呀?明晚我就回來了,我陪……”冇等劉坤把話說完,雪掛了電話,聽得出劉坤很著急。劉坤以為哄哄雪,過兩天就會迴心轉意,他低估了,一個被傷透了心的女人的堅定。

-的名字飛奔過去,這是她對愛的第一次奔赴。琴姐是學長,大伽憶兩屆。初一的時候,媽媽為了鍛鍊伽憶的獨立能力,讓伽憶住校。那時學校自來水經常停,就隻能從學校操場旁邊那口老水井裡打水,瘦弱的小伽憶每次都隻能提上來一口水,琴姐看不過眼,每次都幫伽憶提滿一桶水放到宿舍。不知道是缺愛還是感恩,漸漸地一天不見琴姐,就特彆想念。有一次琴姐請假,幾天後再見,小伽憶內心的那種悸動是前所未有的。後來,琴姐畢業了,考上了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