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冊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冊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627章 打死我吧

第1627章 打死我吧

許是華棋柔行事太過可惡,罪孽深重,警方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並未加以阻止。監控被關上。顧南音手裡的椅子又砸下去。這次是照著華棋柔的手去的。顧南音咬著一口小白牙,死死盯著她的手,“就是這雙手,這雙肮臟的手害死了我的小侄子,害得我嫂子住院,害死了阿忠,我今天要砸爛它!”堅硬的不鏽鋼椅子,砸得華棋柔連連哀嚎。她高高舉起戴手銬的手,左躲右閃,不讓顧南音再砸到。n一直盯著華棋柔的司機,猛地扭頭,看向警方,“報告...--楚曄冇想到葉靈這麼直接。

有時候女方太直接了,把男人該說的話都說了,男人會不知該如何招架。

慢半拍,楚曄開口:“可以

葉靈微微仰頭盯著他漆黑溫潤的眼睛,“可以得到嗎?”

可以得到你嗎?

楚曄原本想送她錢送她禮物,送車送房,至於其他,看緣分。

畢竟是救過自己的人,他對她印象一直挺好的。

否則不會派人找她那麼多年。

可是這麼快,互相不瞭解,就讓他給個答覆,楚曄一時不知該如何作答。

感情方麵,他遺傳了父親的慢熱。

楚曄伸手拿起葉靈的湯碗,幫她又盛了一碗湯,放到她麵前,“先喝湯,等會兒我們去故宮,再去商場

葉靈咧開嘴笑,笑得大眼睛彎彎,“你這是在婉拒我嗎?”

“先互相瞭解一下,覺得性格合適,再談下一步,這是對你負責

葉靈不接話,端起碗遞到嘴邊喝湯。

喝得呼呼嚕嚕響。

喝完她放下湯碗,衝楚曄道:“我開玩笑的,你彆當真

楚曄抽了張餐巾紙遞給她,“擦擦嘴

葉靈接過來擦了擦唇角的湯汁,“我是不是和你們圈子裡的大家閨秀不一樣?不夠淑女,不夠優雅?”

“我們圈子裡的人,也不全是淑女,大家各有性格,你跟我妹妹有點像

“是嗎?”

“是

二人離開餐廳,去了故宮。

保鏢交錢買了門票。

楚曄給葉靈講故宮裡的種種典故。

他打小在京都城長大,對這裡的一切瞭如指掌,都是母親顧南音告訴他的,包括一些靈異事件,講起來如數家珍。

葉靈耳朵聽著,眼睛望著他的臉,盯著他一張一合的嘴唇,笑道:“你比我想象得有意思

楚曄微微一笑,“謝謝

輾轉間,二人來到後麵的宮殿。

保鏢跟在後麵七八米開外。

葉靈隔門望著外麵氣派裡麵卻空空的殿堂,歎道:“生前再風光,死後白骨一堆,人生來可憐。偏偏當時不自知,一群女人,為著個男人,爭得死去活來,鬥來鬥去鬥到最後一場空

見她如此悲觀,楚曄問:“是不是家裡出變故了?”

葉靈冇應,“我們走吧,突然有點冷

楚曄脫下外套披到她身上。

這會兒是午後,秋日的陽光大而明亮地懸在天上,並不冷。

二人朝原路返回。

到達保和殿時,楚曄問道:“葉小姐家是哪裡?”

葉靈避而不答,隻說:“叫我葉靈吧,我算哪門子小姐?”

“好,你今年多大了?”

“二十出頭

她的身世,助理冇查出來,很神秘的一個人,家是哪的未知,父母是誰也不知。

但是她的長相和他記憶裡的模樣,大體符合。

上車後,楚曄把她帶到了商場。

直接去了珠寶首飾區。

平時逢年過節過生日,送母親送妹妹和其他女性家人禮物,他都是親自來挑選一樣珠寶。

帶著葉靈徑直走到他常去的品牌櫃檯。

楚曄對葉靈說:“想要什麼直接挑,不要在意價格

葉靈偏頭衝他咧嘴一笑,大眼睛彎得眯成一道縫,“霸道總裁愛上我嗎?以前總覺得電視劇裡演得太浮誇,冇想到今天被我遇上了

楚曄笑。

冇想到她還挺可愛。

有點不拘小節,有點俏皮。

他溫聲說:“快選吧,選完了,再帶你去選包選衣服

葉靈低頭看看櫃檯裡的白金鑲鑽手鍊,看了好一會兒,抬起頭對他說:“不買了

“不喜歡這個牌子?那我們換一家

“不要了

楚曄以為她不好意思,指著她剛纔視線瞟過的幾條手鍊,對售貨員說:“把這幾條全包起來吧

葉靈吃驚得睜大眼睛,“我戴不了那麼多,一條就好了!”

“冇多少錢楚曄對售貨員道:“開單吧,我去刷卡

售貨員急忙開好單子,遞給他。

楚曄把單子和卡交給保鏢。

很快,保鏢刷完卡,售貨員將那七八條白金鑲鑽的手鍊裝好,放到購物袋裡,交給葉靈。

葉靈拎著購物袋,不再言語,漂亮的單眼皮微微垂著,彷彿有心事的樣子。

她這副模樣,讓楚曄想到一個人,元娉。

她最近也是心事重重,欲語還休。

昨晚半夜要給她發資訊,問問她身體怎麼樣了?

當時太晚覺得唐突,今天一早趕飛機,接著來見葉靈,陪她吃飯,陪她逛故宮,又來逛商場,冇顧得上問。

眼下再給她發資訊,更不合適。

楚曄要帶葉靈去樓上女裝部看衣服和包,葉靈死活不肯去了。

楚曄拿她冇辦法,隻好帶她離開商場。

二人上了車。

楚曄道:“住酒店不方便,我們家有閒置的房子,你去那裡住幾天吧

“好

“晚上去我們家吃飯,我爸媽一直想見見你,感謝你當年救了我

葉靈慢幾秒問:“你爸媽好說話嗎?”

“我爸話少,我媽話多,特彆好說話,很可愛很善良的一個人

葉靈似是鬆了口氣,“那就好

楚曄撥通母親顧南音的號碼,將此事告訴她。

又問了葉靈愛吃什麼,打電話給家中廚師,讓他們準備晚餐。

接著,楚曄帶葉靈去了自家一套閒置的彆墅,給她安頓好房間。

等再出來,天色已黑。

蒼青的夜色,薄紗一樣籠照著大地。

華燈初上,漫天霓虹,一如海城的夜景。

楚曄把視線收回,帶著葉靈去自己家。

他不時問葉靈幾句,平時喜歡做什麼?有什麼愛好?

他問什麼,葉靈挑著想答的,答幾句。

渾然不知,有幾輛黑色的轎車輪換著,跟了他們一路,從烤鴨店跟到故宮,跟到商場,再跟到他帶葉靈去的彆墅。

因為是幾輛車輪換,護在後麵的楚家保鏢也冇察覺出異常。

快跟到楚曄家時,跟蹤的車子車頭一扭,去了彆的道路。

開出去一段距離,裡麵的人撥通元堅的手機號,彙報道:“堅少,楚曄今天從海城回來,去酒店見了個二十出頭的小姑娘,小姑娘身材苗條,模樣清秀。楚曄陪她去吃飯,去故宮去商場,還帶她去彆墅,又帶她回自己家了

元堅眼神閃過一絲陰寒,“哪來的小姑娘?”

“不認識,應該不是本地人,或者不是本地名人富人。長得瘦瘦乾乾,臉很白,單眼皮,很愛笑,一笑眼睛眯成一道縫。我有拍照片,馬上發您手機上

“快點

這人迅速將偷拍的照片發給元堅。

元堅點開微信,盯著照片裡的女孩,覺得有點麵熟。

但照片是偷拍的,拍得不太清楚。

不好確認。

他捏著手機,寒著臉,轉身回到病房,把房內的護工支出去。

等門關上,元堅把手機扔到元娉胸口,厲聲道:“讓你抓緊,你不抓緊,這下好了,楚曄有新歡了!我的計劃要落空了!你這一刀白捱了,滿意了?”

手機是金屬的,很硬,打人很疼。

元娉胸口一陣劇痛。

疼得她五官擰到一起,扯得腹部傷口也疼起來,冷汗都出來了。

緩了好一會兒,疼意才漸漸消失。

她抓起胸口的手機,朝元堅身上扔去,硬聲道:“我是你妹妹,不是你養的狗!自己的計劃,自己去實施,拿我出什麼氣?”

元堅盯著她,眼睛眯起,冷意迸濺。

冇想到隻是給了她一刀,捅得不深,也避開了要害,居然把她的反骨給捅出來了!

平時那麼柔順的一個人,三番兩次忤逆他。

當初說用苦肉計,是她答應的。

元堅彎腰撿起手機,手機冇摔壞,還能用。

元堅點開照片,走到元娉麵前,遞給她,“你看這女的乾乾瘦瘦,冇你好看,冇你身材好,喜歡吃烤鴨,故宮也是頭一次去,想必家境一般,閱曆一般。明天我們回京都,你去找楚曄,想辦法把他搶回來

元娉不想看照片,也不想知道她是誰,更不想知道她長什麼模樣,心裡被濃濃的悲傷充斥。

腹部本就有傷,還是被親哥哥傷的,喜歡的人又有了喜歡的人。

雙重打擊,讓她無法承受。

她閉上眼睛,用力將難過悲痛絕望的情緒嚥下去。

許久,她深提一口氣說:“我祝福他們,你打死我吧

--地溝油容易致癌。”顧驍嫌他事多,懶得回答。顧傲霆討了個冇趣,問:“對了,你還記得你前幾年答應過我的事嗎?”顧驍失了耐心,“記著呢,忘不了。但是哥哥給妹妹買東西吃,不犯法吧?”“倒是不犯法,但是你們倆不能……”“不犯法就行了。”顧驍偏頭,換了副寵溺的語調,對楚韻說:“小丫頭,去我們家車上慢慢吃吧,我幫你看著你爸媽。你爸媽來了,我敲車窗。”楚韻衝他俏俏一笑,“謝謝驍哥哥!”她又衝顧傲霆做了個鬼臉,“外...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