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冊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冊 > 紅塵 > chapter 1

chapter 1

白衣人疲倦的捏了捏眉心,搖搖頭:“冇有,這位顧公子雖有行政之才,用兵之能,但要求也多,等年後再說吧。”楚闌點點頭,隨後又問:“三爺,既然這個人要求多,那您為什麼還要抓著他不放呢?”白衣人看了他一眼,淡淡道:“越是有才能,就越不能讓他被彆家所用,楚闌,你跟在我身邊三年,這點道理都不懂?”楚闌意識到自己問了一個很弱智的問題,悻悻地閉上了嘴。他揉了揉自己的腦袋,將兩匹白馬牽來,笑了笑:“無事,三爺,我們...-

臘月初五,皓陽下著小雪。

“白大人慢走。”一家客棧內,一名年輕男子向一位白衣人作揖告彆,白衣人回禮後退出了客棧。

客棧外,楚闌立在屋簷下,牽著兩匹白馬。他正打著哈欠,見白衣人出來,連忙迎了上去:“三爺,可是談好了?”白衣人疲倦的捏了捏眉心,搖搖頭:“冇有,這位顧公子雖有行政之才,用兵之能,但要求也多,等年後再說吧。”

楚闌點點頭,隨後又問:“三爺,既然這個人要求多,那您為什麼還要抓著他不放呢?”

白衣人看了他一眼,淡淡道:“越是有才能,就越不能讓他被彆家所用,楚闌,你跟在我身邊三年,這點道理都不懂?”

楚闌意識到自己問了一個很弱智的問題,悻悻地閉上了嘴。他揉了揉自己的腦袋,將兩匹白馬牽來,笑了笑:“無事,三爺,我們先回府吧。”

這天有集市,街上人來人往,好不熱鬨。白衣人停下馬,問楚闌:“你有什麼想買的東西嗎”楚闌點了點頭,白衣人揚了揚下巴,示意他去。楚闌下了馬,向一邊的攤子走去。白衣人也下了馬,留在原地,撐開一把紅傘。他麵佩金麵具,白衣勝雪,氣質清冷,飄然出塵,讓人望而卻步,生不出靠近之意。可那把鮮豔似血的紅傘去又把他拉回了凡塵。

楚闌付了錢回去,注意到好幾束姑娘嬌羞的目光落在自家三爺的身上,不禁失笑。他快步走回白衣人身旁,道:“三爺,可以回去了。”白衣人並未多話,收起傘嗎,跨上馬繼續行路。楚闌也趕忙跟上。

“啊!救命啊!!”“有人拿刀砍人了!”前方傳來嘈雜聲,楚闌上前看了兩眼,隨後回來向白衣人彙報:“三爺,前麵好像是有兩個人拿到追一個公子,我們要管嗎?”還不待白衣人回答,人群又開始尖叫,楚闌定睛一看,原來是那兩個持刀人追著公子朝著邊衝過來了!楚闌看了三爺一眼,三爺回了他一個眼神,楚闌秒懂,抽出腰間佩劍,待被追的公子通過後,持劍攔下了其中一個獨眼,獨眼見有人攔他,立刻惡狠狠地吼道:“哪來的毛頭小子,敢擋老子的道老子連你一塊砍!”他揮起大刀向楚闌砍過來,勁頭十足但招式繁雜無章。楚闌接受過專門的訓練,獨眼對上他,自然是落了下風。有魁梧的群眾衝上去攔住另一個人,奪下他的刀。兩個持刀者就這麼被牽製住了。

那位公子見追自己的人被牽製了,虛脫地倒在牆邊,白衣人隨意地掃了他一眼,卻在看見公子的臉時猛然怔住,隨後猶如白日見鬼般看問公子的眉心。那裡被公子的頭髮擋住了。

楚闌的餘光看見自家三爺突然下了馬,向那位公子走去。

白衣人在公子麵前蹲了下來,眼眶泛紅,那手竟是顫抖的。

他極輕,極輕地撩了一下公子額前的長髮,隨後歎了口氣,手也停止了顫抖。

他盯著那張臉思忖了片刻,又看了看楚闌,指間一動,那個獨眼龍倒地。楚闌愣住,隨後震驚地看向白衣人:“…三爺,您不是說不出手嗎”

白衣人抿了抿唇,並未答話,而是淡淡道:“去看一下那位公子傷勢如何。”楚闌應命,去到那位公子旁邊。白衣人看見楚闌的身體明顯僵硬,隨後又舒展開來。

“您…您是…您是白珞大人!”有群眾的尖喊聲傳來,隨後是一聲聲跪地的聲音。

白衣人——白家三爺,瑞王、白家家主——白珞無奈地歎了口氣,還是被認出來了。他看了看地上的眾人,淡淡道:“平身。”群眾起身。他說:“勞請各位幫忙將這兩個人扭送官府,其他人就先回去吧。”人群一下子散開,留開下幾個魁梧大漢押著那兩個人去官府。

楚闌走上前,低聲道:“三爺,這位公於身上有明顯的刀傷,而且臉色蒼白,可能受了內傷……三爺?”他發現白珞並冇認真聽,而日是盯著那位公子,眼神有些古怪——

竟是從未有過的惘然。

白珞回神,說:“冇什麼。楚闌,把這位公子帶回去醫治吧。”

楚闌怔住,又想起公子那張臉,恍然大悟般點點頭。

-公子的頭髮擋住了。楚闌的餘光看見自家三爺突然下了馬,向那位公子走去。白衣人在公子麵前蹲了下來,眼眶泛紅,那手竟是顫抖的。他極輕,極輕地撩了一下公子額前的長髮,隨後歎了口氣,手也停止了顫抖。他盯著那張臉思忖了片刻,又看了看楚闌,指間一動,那個獨眼龍倒地。楚闌愣住,隨後震驚地看向白衣人:“…三爺,您不是說不出手嗎”白衣人抿了抿唇,並未答話,而是淡淡道:“去看一下那位公子傷勢如何。”楚闌應命,去到那位公...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