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冊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冊 > 後宮不收你們這些冇用的! > 第一章

第一章

,黑裡透青,然而還是答應了,因為他方纔說的就是選秀之事。隻是他不想讓自家麒麟子入宮就是了——後宮不得乾政,當君後哪比得上入朝堂呢?我歪在龍椅上,右手支著下頜,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又補充了一句:“林愛卿長子林紓文素有令名,賜宮中小宴。”抬手示意身後記事官:“下朝後去林家宣旨。”“陛下!”左丞相臉黑的能挖煤,“紓文行止粗疏,不堪入宮啊!”“愛卿說笑了。林家世代書香,紓文更是他這一輩的翹楚,怎會儀態粗陋?...-

大文朝是一個混亂的朝代,科技、律法、衣食住行全都是一鍋大雜燴。我猜,可能是因為大文的開國皇帝就是這麼一個想一出是一出的人。法律在她心裡更要緊,就製定的嚴格些;吃的穿的註定隻有一個歸宿,就稍微疏忽些。

但我聞宣,大文朝第五任皇帝,可是全宮聞名的食不厭精膾不厭細!不光是吃的,我還不能容忍人生中出現任何跟我過不去的事物。

包括人。

有時候我也會擔心,史官會不會把我種種飛揚跋扈的行為統統記下來,害我成為後世有名的暴君女帝。最憂心的那幾日,我甚至忍痛想過要不要稍微收斂下自己的脾氣,努力做一個溫煦仁民的好皇帝。但那不僅僅意味著要做好表情管理,還包括要對某些食古不化的老頭子提出的那些該跟他們一起打包滾蛋的意見露出和煦而不失溫婉的笑容,再溫文爾雅說一句:“愛卿所言有理,隻是……”

想到這裡我就放棄了,然後對階下那個跳的最高的老頭子冷冷說了一句:“讓你兒子進宮。”

——

實話說做出這個決定的下一秒我就猶豫了,左丞相容貌頗有攻擊性,每次看他我都是半闔著眼的。這這這……他兒子要是隨了他可怎麼辦呀!

左丞相黃臉發黑,黑裡透青,然而還是答應了,因為他方纔說的就是選秀之事。隻是他不想讓自家麒麟子入宮就是了——後宮不得乾政,當君後哪比得上入朝堂呢?

我歪在龍椅上,右手支著下頜,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又補充了一句:“林愛卿長子林紓文素有令名,賜宮中小宴。”抬手示意身後記事官:“下朝後去林家宣旨。”

“陛下!”左丞相臉黑的能挖煤,“紓文行止粗疏,不堪入宮啊!”

“愛卿說笑了。林家世代書香,紓文更是他這一輩的翹楚,怎會儀態粗陋?縱然有失,朕也會看在愛卿的麵子上不予計較的。”

姓林的,乖乖把兒子送上來,還能少受點罪。再敢推辭,小心我把你全家男人接進宮裡!

我一邊盯著左丞相一邊假笑。就等他再推辭一句,誰知他認命了:“謝——陛下。”字字泣血。

我笑的很燦爛,眼睛往那跪著的黑壓壓一片掃去,等著抓冒頭的。

老跟我彆苗頭的那幾個大臣腦袋都要鑽進朝服裡了。冇意思。

“有事起奏,無事退朝——”記事官吆喝一句。

大臣們像潮水一般退去了,十分快速且有秩序。

“行了,你派人去宣旨。然後可以下班了。”我站起來,拍拍記事官的肩,不急不慢走出了宣政殿。

-得上入朝堂呢?我歪在龍椅上,右手支著下頜,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又補充了一句:“林愛卿長子林紓文素有令名,賜宮中小宴。”抬手示意身後記事官:“下朝後去林家宣旨。”“陛下!”左丞相臉黑的能挖煤,“紓文行止粗疏,不堪入宮啊!”“愛卿說笑了。林家世代書香,紓文更是他這一輩的翹楚,怎會儀態粗陋?縱然有失,朕也會看在愛卿的麵子上不予計較的。”姓林的,乖乖把兒子送上來,還能少受點罪。再敢推辭,小心我把你全家男人接...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