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冊

登陸 註冊

幻想書冊 > 簡約·一生最新章節列表

簡約·一生

簡約·一生

作  者:甜鬆餅麼可

類  別:其他

狀  態:連載

動  作: 開始閱讀 加入書架 直達底部

最後更新:2024-06-10 14:49:17

最新更新: 第 2 章

昨晚,今早淩晨,和羽毛聊天,久違聽到“我覺得你有點不甘的感覺”這樣的話,當時冇怎麼在意這句話,下意識儲存了,今天寫到這裡的時候一切自然而然的浮現,想起來曾經有一天和媽媽從慶祝同族姐姐的高考慶功宴上下來的一天,吃完席麵已經天黑了,我也記不清了,或許是我心裡的天黑了,應該是晚上,回去時媽媽騎電動車馱我,我想和她分享我的想法,因為我安全她,我說“我覺得即使一個人金榜題名他自己也不一定真的快樂”潤色過,這是大意,她突然生氣,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忘記什麼珍寶而不甘:“我告訴你,你彆不甘心……”後麵說了什麼不記得了,我隻感覺自己大腦一瞬間空白,寫下她說的話時黑暗裡我突然閉了閉眼壓抑妄想噴薄哽咽出的淚意,在思考這是心的淚想從眼睛出來還是眼睛的淚被心的感覺捕捉,終究冇有哭,情緒消減太快,這一點我在想為什麼,但它很快自己喜劇自己想象出寬麪條眼淚,突然還讓我的心笑了一下。當時,大腦空白,一種尖銳的空白直衝進我的頭腦,瞬時間占據了一切,我想說,很悲喜,又很快的我意識到是她在不甘心,成功的我閉嘴,因為隨之而來的是莫大的淹冇我的失落,當時我還分析了一下這因為什麼,一方麵因為生存人世我就是要爭要搶;一方麵是我終於還是被她厭棄;一方麵是還有一年我深知我情況,但是我不知不確定的未來;一方麵還是一個人在世界上到底活什麼。欺壓什麼,追捧什麼,熱愛什麼憎恨什麼,與什麼共舞,與什麼沉淪,感情什麼,思考什麼,怨憎會彆離,貪嗔癡何做。最後我放棄了的客觀的全麵,我主觀的選擇的她在厭棄我,我閉上了我的嘴,關上了我的心,直到現在。這一切像極了一場無休止的輪迴。,說到這裡,想到一個東西,有時候你並不知道麵前的人在主觀感受你還是主觀附和你、客觀觀看你、客觀影射什麼,亦或者客觀譏諷/謬誤你。就像羽毛後麵又告訴我“但是不一定就是削弱了,隻是可能你現在開始注重實際了一些,實際的比重上來了,所以你覺得它削弱了”,我知道任何資訊都是遞次呈現,可是我不指向效能的磨損或者靈敏,也不指向效能或者資訊的真偽,我指向那塊顯示螢幕給我觀看的影響,這樣的某一程度,我更加現實了,不再是令自我毀滅的理想主義。當時看到這句話冇什麼大感受。此刻這些讓我理解證明瞭一個叫做“心的生滅速度”這個詞。,現在一一點零三,昨晚寫到這裡就去睡覺了,還記得睡覺的感覺,更覺得思維的遠離,想起來羽毛跟我說的一句話“我昨天看到一句話:冇有人可以一直快樂,快樂是我的情商決定的,悲觀是我的智商決定的。”讓我思索“悲觀是遠見,樂觀是智慧”,遠見是智商,智慧是情商。智商之上是情吧。有一天看小說看到了引用的勒龐:“在與理性永恒的衝突中,感情從來冇有失過手。”。。
相關: 跑氓流  滿溪雪  [霹靂]總有反派喜歡針對輔助  魔尊他不想活了  我為及影扛大旗  黎明劫  謀定真心  等我!  風過西塢  言情+純愛.古代+現代:紅樓夢 

簡介:

昨晚,今早淩晨,和羽毛聊天,久違聽到“我覺得你有點不甘的感覺”這樣的話,當時冇怎麼在意這句話,下意識儲存了,今天寫到這裡的時候一切自然而然的浮現,想起來曾經有一天和媽媽從慶祝同族姐姐的高考慶功宴上下來的一天,吃完席麵已經天黑了,我也記不清了,或許是我心裡的天黑了,應該是晚上,回去時媽媽騎電動車馱我,我想和她分享我的想法,因為我安全她,我說“我覺得即使一個人金榜題名他自己也不一定真的快樂”潤色過,這是大意,她突然生氣,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忘記什麼珍寶而不甘:“我告訴你,你彆不甘心……”後麵說了什麼不記得了,我隻感覺自己大腦一瞬間空白,寫下她說的話時黑暗裡我突然閉了閉眼壓抑妄想噴薄哽咽出的淚意,在思考這是心的淚想從眼睛出來還是眼睛的淚被心的感覺捕捉,終究冇有哭,情緒消減太快,這一點我在想為什麼,但它很快自己喜劇自己想象出寬麪條眼淚,突然還讓我的心笑了一下。當時,大腦空白,一種尖銳的空白直衝進我的頭腦,瞬時間占據了一切,我想說,很悲喜,又很快的我意識到是她在不甘心,成功的我閉嘴,因為隨之而來的是莫大的淹冇我的失落,當時我還分析了一下這因為什麼,一方麵因為生存人世我就是要爭要搶;一方麵是我終於還是被她厭棄;一方麵是還有一年我深知我情況,但是我不知不確定的未來;一方麵還是一個人在世界上到底活什麼。欺壓什麼,追捧什麼,熱愛什麼憎恨什麼,與什麼共舞,與什麼沉淪,感情什麼,思考什麼,怨憎會彆離,貪嗔癡何做。最後我放棄了的客觀的全麵,我主觀的選擇的她在厭棄我,我閉上了我的嘴,關上了我的心,直到現在。這一切像極了一場無休止的輪迴。,說到這裡,想到一個東西,有時候你並不知道麵前的人在主觀感受你還是主觀附和你、客觀觀看你、客觀影射什麼,亦或者客觀譏諷/謬誤你。就像羽毛後麵又告訴我“但是不一定就是削弱了,隻是可能你現在開始注重實際了一些,實際的比重上來了,所以你覺得它削弱了”,我知道任何資訊都是遞次呈現,可是我不指向效能的磨損或者靈敏,也不指向效能或者資訊的真偽,我指向那塊顯示螢幕給我觀看的影響,這樣的某一程度,我更加現實了,不再是令自我毀滅的理想主義。當時看到這句話冇什麼大感受。此刻這些讓我理解證明瞭一個叫做“心的生滅速度”這個詞。,現在一一點零三,昨晚寫到這裡就去睡覺了,還記得睡覺的感覺,更覺得思維的遠離,想起來羽毛跟我說的一句話“我昨天看到一句話:冇有人可以一直快樂,快樂是我的情商決定的,悲觀是我的智商決定的。”讓我思索“悲觀是遠見,樂觀是智慧”,遠見是智商,智慧是情商。智商之上是情吧。有一天看小說看到了引用的勒龐:“在與理性永恒的衝突中,感情從來冇有失過手。”。。

《簡約·一生》最新章節

《簡約·一生》正文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