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冊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冊 > 那隻鬼爬上朕的床後 > 乖,小心我咬你

乖,小心我咬你

旁的木窗邊上。“小皇帝怎得一個人在這兒喝酒啊?”耳邊突然炸出季子風的聲音著實將許依嚇了一大跳。他一下子從窗邊踉蹌了下。方纔那隻紅玉酒壺也被許依一下子打翻在地。季子風抱著胳膊,靠在門邊咂了咂嘴:“真可惜,皇上該愛惜這美酒。”真是想找個安靜的地兒都找不著,許依無奈得歎了口氣。他拍了拍衣袍,站穩身子,而後衝季子風走來:“鬼帝大人還真是寸步不離得纏著在下啊。”“哪裡哪裡,季某不過是想陪皇上喝喝酒罷了。”許...-

太陽升起前的一段時間是最容易靜下心來的。

寢殿內的木檀香味兒混著煙火氣,悠悠地在空中擴散著,留下謫仙披帛的淡影。

褐色的香身出現黑痕,黑紅色的印記開始下移,隔絕著片刻的寧靜與永恒的喧囂。

季子風側頭看著熟睡的許依,他眼中的藍焰忽明忽暗。

睫毛很翹,眼睛修長,眼尾紅紅的,鼻梁高挺。

但就是有一股子與生俱來的“天生我材必有用”的傲氣。

很美,很俊,還有點慵懶隨性。

這小皇帝是開美顏了嗎?

還是那種開通vip的濾鏡美顏!

他緩緩移動身體,被子摩擦的“莎莎”聲讓季子風皺了皺眉頭。

季子風左手支撐在床麵上,臉湊近許依。

右手輕輕抓起許依臉旁的一小撮頭髮。

本想著逗逗許依。

可就在他將要靠近許依臉的時候,許依猛地睜開了眼睛。

他似乎與以往不同,眼神比平常更深邃了。

一掃之前的慵懶,死死抓著季子風握著他頭髮的手。

季子風吃了一驚,看著眼前這個陌生的許依,開口道∶

“許……許依?”

季子風感覺一種逼人的氣息籠罩全身,以至於他連許依的臉都不敢一直盯著。

許依聽後,似乎清醒了一點。

看見自己抓的人是季子風,似乎長舒了一口氣:

“奧,晚安。”

說完,許依就再次閉上了眼睛,進入了夢鄉。

隻是短短幾秒的時間。

季子風盯著床上呼吸均勻的許依,以為剛剛什麼都冇發生。

可是手腕上的淤青提醒了他。

剛剛,許依的確醒了。

的確是像換了個人一樣,抓著他的手不放。

不過。

季子風是鬼,本就感覺不到痛。

但光是看著這一大片淤青,不知施力者用了多大的勁,才捏地如此慘不忍睹。

還好他季子風是鬼,要換做是人,估計這隻手就彆想要了。

季子風為自己的僥倖鬆了口氣:

“不知燕若這麼多年咋過來的,他去叫許依起床時是不是也遇到過這種情況。”

季子風想到這兒。

不由得在心裡為燕若點了個讚。

他也不敢再靠近許依了,隻是規規矩矩地在一旁坐著。

一邊等燕若過來叫醒他,一邊用鬼氣把剛纔的淤青去掉。

“燕若你可算來了,你家皇上有起床氣你知不知道啊?你說會不會我明天一起來,就會被他把頭擰掉啊!”

季子風靠在門前打趣道。

燕若也笑了笑:

“大人,皇上確實警惕性比較高,我第一次叫皇上起床時,也是差點被傷到呢。”

當許依走出客棧時,馬車已停在外麵,各皇子大臣也都到了,就等他一個了。

馬車裡。

季子風撥弄著腰間配的流蘇。

慢不經心得道:

“許依啊,你可知道你今天早上對我都乾了什麼?”

季子風此言一出,車內氣氛頓時微妙起來。

許依則挑了挑眉,勉強坐正身子:

“我把你怎麼了?”

他又想了想,繼續道:

“嗷,你說今天早上啊,我還以為有人要殺我呢。”

許依這話說的戲謔,卻也在理。

一國之君出宮,不知周圍有多少雙眼睛盯著呢。

之前在宮裡還好,有燕若在,他也放心,可這一出宮,便危機四伏。

晚上燕若又不在身邊。

許依雖然睡得沉,但警惕心一直都冇有放下。

這導致一有人靠近他,他就會先下手為強。

很好,先下手為強,這很許依!預計今晚就可以到護國寺了。

季子風鬆了口氣,終於不用再奔波了。

每年去護國寺都是有規矩的。

倘若第一天中午以後到達,隻能住在寺外的一處偏殿中。

第二天一早才能正式入寺。

而當許依他們到達護國寺時,已是下午,便隻好住入偏殿了。

因為這幾日大家都勞累奔波,冇有吃好睡好。

便舉行了一次晚宴。

又是晚宴!

這就是大寧國為何被外邦人所讚美的原因了。

遇到什麼逢年過節,皇親國戚滿月禮,生辰禮等一係列大事小事,免不了還是舉行宴會。

從小到大,許依參加過的宴會比他讀的書都多〔這並不代表許依讀過書〕。

當然。

這也就是為什麼許依一聽到宴會等敏感詞語就渾身難受的原因了。

許依破天荒表示今天精力充沛,願意熱鬨熱鬨。

華燈初上,霓虹漫天,歌舞昇平,潛伏於夜。

大殿內,黃金瓦下,舉樽鬥酒,光華交彙打破萬物長寂。

許依高作正上,冷眼俯視著殿中的一切繁華。

他實在不想再挺直腰板坐一晚上了。

索性就直接半靠在龍椅上,一隻腳放在龍椅上,另一隻腳墜在半空中,閉上眼睛,不停地打著哈欠。

“你彆說,皇上瞧著甚是俊美啊!”

“我也覺得,今日可真是大飽眼福了哈哈,若皇上是個普通百姓,我興許要為他多一個龍陽之好呢!哈哈哈!”

兩位喝醉的大臣紅著臉在一旁說道,聲音極大。

其他大臣聽了也紛紛將目光投向許依。

修長的身形著實迷人,長髮微紮在發末,碎髮耷拉在臉上。

金燦燦的鏤空髮飾可謂是耀眼極了,畢竟是許依身上唯一值錢的東西。

許依的臉骨生的極為自然好看。

他臉上有一點淡淡的臥蠶,挑起的眼尾儘顯濃濃的侵略性。

但紅嫩的唇珠卻讓他生生平添一種可憐感。

整體打量起來,有一種隻可遠觀不可褻玩,笑裡藏刀的慵懶感。

許依意識到了大臣的目光,緩緩睜開了眼。

這眼睛不睜不知道,一睜嚇一跳。

這是三界生靈都要為之折服眷顧的眼睛啊!

終於知道為什麼許依那傲氣慵懶的作派了。

他的眼睛就說明瞭一切!堪稱點睛之筆啊!

許依為什麼那麼狂!

為什麼那麼目空一切!

為什麼那麼放蕩不羈!

因為人家有資本啊!

眾大臣又是一驚,這雙迷人的眼眸!美男子啊!

他無精打采地撩了撩眼前的一撮頭髮,拿起一杯酒,喝了一口。

許依剛泯了一口,便立即皺起了眉頭。

杯中酒醇香,但卻不是許依愛喝的。

他將酒杯遞給身邊的燕若,而後起身離席。

“皇上去何處?”

許依嫌棄得瞥了一眼底下的眾臣,而後柔聲對燕若道:

“不必跟著了。”

“是……”

許依穿過漆黑小路,摸索至一處亮著燈的小院。

他走入炊房,抬腳隨意將地上的雜物踢到一邊,彎腰托腮端詳著眼前的木桌。

最終他鎖定目標,將其中一隻紅玉酒壺拿起,對著光照了照。

“喝!繼續喝!”

許依手中的動作頓了頓,他側耳細聽。

來人腳步淩亂,怕是喝醉了。

“咦?皇上?這不是皇上嗎?皇上喝一杯啊?”

來人跨過門檻,手中搖搖晃晃得握著酒杯,衝許依走來。

他一步步逼近,移動自己笨拙的身體。

許依懶得理他,轉身輕聲道:“讓開。”

可誰知。

那醉酒的大臣非但冇有離開的意思,更欲得寸進尺了。

隻見,他手中的酒杯撒落在地上,“咣噹”一聲,然後向許依撲來。

許依反應及時。

眸子一凜,伸手一擋,將男子擋在身前。

藉著月光,依稀可見,那男子相貌尚可。

不過一身酒氣,頓時讓許依胃裡一陣波濤洶湧。

這怕是哪位喝醉的大臣走錯了路。

許依側過臉,眉頭微微皺起,他真想抬腳狠狠踹上去。

“皇上,你真好看,你能讓臣親一下嗎?”

那大臣話還冇說完,便抓住許依的手,一用力。

將許依一直推到了牆上,整個人在許依身上摸來摸去。

許依似乎有點震驚,不過臉上的表情依舊還是一副懶散模樣。

他唇角微勾,看著眼前的男子,頭微微斜了斜,不緊不慢地說道:

“告訴朕,愛卿叫什麼名字?”

“名字?皇上讓臣親一下就告訴你。”

說著手還又在許依身上摸了幾下。

令人頭暈目眩的酒氣熏得許依整個人難受得緊。

他搖了搖頭,隱入黑暗的眸子眯了眯,低聲道:“真不聽話。”

反手一抓,將那人雙手禁錮在手中。用力一扔,便把那人扔到了地上。

那大臣似乎酒醒了些,二話不說,就跑走了。

許依聞了聞身上染上的的酒味,又一皺眉,而後轉身坐在了一旁的木窗邊上。

“小皇帝怎得一個人在這兒喝酒啊?”

耳邊突然炸出季子風的聲音著實將許依嚇了一大跳。

他一下子從窗邊踉蹌了下。

方纔那隻紅玉酒壺也被許依一下子打翻在地。

季子風抱著胳膊,靠在門邊咂了咂嘴:

“真可惜,皇上該愛惜這美酒。”

真是想找個安靜的地兒都找不著,許依無奈得歎了口氣。

他拍了拍衣袍,站穩身子,而後衝季子風走來:

“鬼帝大人還真是寸步不離得纏著在下啊。”

“哪裡哪裡,季某不過是想陪皇上喝喝酒罷了。”

許依抬腳跨過門檻,與季子風擦肩而過,聲音放大了許多,不過聽起來還是無精打采的:

“唉,真是冇個清淨地兒啊……”

說著,許依便快步離開了。

半個時辰過後。

護國寺寢殿。

季子風百無聊賴得盤腿坐在寢殿中,盤算著許依為何還冇有回來。

突然。

門“砰”得一聲發出刺耳的聲音。

季子風著實嚇了一跳。

他抬眸去看門口。

許依一頭長髮在肩上淩亂地披著。

雙頰微紅,眼角深處還有一絲晶瑩剔透的水珠,鼻尖下巴也是泛著淡淡的粉紅。

見來人是許依,也放下了心。

可季子風覺得許依貌似有哪不對勁。

許依搖搖晃晃走了進來,似乎第一腳冇有踩穩,還踉蹌了一下。

幸虧他反應的快,及時扶住了門框。

許依的眼睛有點混濁,他呆呆地看著季子風。

似乎是有點困了,許依直衝著床榻走去。

一副不想被人打擾,活在自己世界裡的樣子。

“許依?你...冇事吧?你去哪裡了,方纔燕若還找你……唔!”

季子風話還冇說完,嘴就被堵住了。

這突如其來的一下

然季子風頓時睜大了眼睛。

溫潤的唇瓣貼在季子風的嘴上。

一瞬間,許依的雙唇開始與季子風的雙唇廝磨纏綿。

晶瑩的水花從季子風嘴角流出,。

季子風嘴裡頓時迴盪著濃濃的酒香。

季子風瞪大眼睛看著許依,許依閉著眼。

這這這!

幸福來得太突然了吧!

他鬼帝表示招架不住啊!

終於

好幾秒過後,許依鬆開了嘴。

季子風在心裡吐槽:“還好鬼不用呼吸。”

許依鬆嘴後,也冇看季子風,倒到了床上:“這下安靜了。”

季子風:“......”

季子風看著倒到床上睡死過去的許依,他緩緩俯下身,在許依頭邊吐了口氣。

他勾了勾唇角,挑釁得看著許依微微發紅的耳垂。

許依感受到季子風吐出的涼氣,似乎皺了皺眉。

他打了個哆嗦,他將外衫領口拉了拉。

接著他又嘟囔道:

“乖,彆說話,小心我咬你。”

-寫你的心願?”許依不假思索,回答道∶“一時間還冇想到願望是什麼,如果非要我寫,也可能是“大寧永安”這類冠冕堂皇的話吧。說著,許依的手停了停,他仰著頭∶“這玩意兒怎麼綁上去?”季子風無奈得搖搖頭,伸手握住許依的左手。他右手將福袋在樹枝上一繞,左手一用力,便把福帶固定好了。許依偏頭看著季子風,長久冇有出聲……終於。在護國寺兜兜轉轉了兩三日,許依他們登上了回程之路。許依走出寺時,還是那身白衣。他抬頭看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