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冊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冊 > 女皇在上 > 太子哥哥

太子哥哥

來和月曦玩的好,可要朕為你定下親事,將來讓月曦做你的太子妃”,淩樓跟在後麵回答:“兒臣雖小,卻已知道自己是什麼心意,但正因如此,兒臣纔不能將她困於這宮中。她是翱翔於九天的鳳,她會有更廣闊的未來”淩天停下腳步轉過身認真看著他那不及自己胸高的兒子,淩樓也停下腳步接受父皇的審視過了一會兒,淩天爽朗的笑了,拍了拍淩樓的肩膀,“果然是虎父無犬子啊,當年朕可是追了你母後好久才把她娶進宮來的,如此,你有自己的打...-

常恙107年,瓏國皇帝立其獨子淩樓為太子,於宮中設宴,四方諸臣皆攜家眷前來祝賀,皇宮中一時熱鬨非凡

因著天天見麵,大臣們二三一夥,四五成群,聚在一起聊天

隨著大太監的一嗓子“陛下駕到”,群臣聲音漸息,瓏帝緩步進殿,落座後看群臣站在自己的位置上行禮“參見陛下”,瓏帝先是說“免禮,眾愛卿落座吧”接著開始正題說道“朕老來得子,原本是想讓樓兒再長大一些再讓他承擔這份責任的,但朕自覺身體日漸衰弱,又受上天感召,可能,也是時候了吧”,聽罷群臣立馬躬身喊道“陛下萬福,天佑我國”,皇後也皺了皺眉,打了瓏帝一下

瓏帝對著皇後傻笑了一下,然後揮揮手示意群臣坐下,“冇什麼不好說的,朕的身體朕自己知道,今日邀你們來此本是為了同樂的,愛卿們不必拘謹,好了,開宴吧”說罷瓏帝舉起酒樽掃視四座後一飲而儘

宮人們開始奏樂,舞女們水袖翩翩,原本有些許緊張的氛圍逐漸被緩解,大臣們也重新打開了話匣子

“哎喲,這不定安侯嘛,怎麼隻見月辰不見月曦呐”一個健壯豪爽的聲音插入定安侯月海與其他大臣的對話中

“哼,找曦兒乾嘛,彆以為我不知道你什麼心思”定安侯抱臂斜眼看著他

月辰見狀笑了笑,從座位上站起來對那人說:“風叔叔,曦兒她該是被太子帶去玩兒了”

風正帆聽罷歎了一口氣,拎著旁邊風皓的領子說:“要不是你小子磨磨蹭蹭耽誤我過來,現在陪小曦玩的就是你了,不中用的東西”

風正帆感到心在滴血,這好不容易有機會撮合倆小孩培養感情定個娃娃親,就被這小子攪黃了,到時候回邊關打仗,又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這小子以後萬一找不到老婆可怎麼辦啊

風正帆抹了一把臉,這時又聽見他那不成器的兒子說:“我纔不要陪女孩子玩兒呢,麻煩死了”風正帆直接順手一巴掌拍在風皓頭上

風皓抱頭痛呼:“爹你乾嘛打我!”風正皓看見他就來氣,舉著巴掌道“老子打的就是你”

然後就可以看見這父子倆圍著月海跑來跑去,月海忍了忍,實在忍不了了,大喊一聲夠了,這下風家父子倆都停了下來看他

月海陰森森的看著他們倆道:“一個當著我的麵謀劃拐我女兒,另一個還敢是我女兒麻煩,給你們臉了啊,都給我滾!”月海氣急敗壞

風正帆尷尬的笑了笑,拉著風皓就跑,隻留了一句話散在空中,飄進月海的耳朵裡:“我下次還會再來的!”月海重重的哼了一聲

再看後花園這邊,太子淩樓拉著小月曦跑去靜心亭,小月曦笑嘻嘻的用稚嫩的聲音說:“樓哥哥,你已經是太子了,得穩重一點兒”

淩樓停下腳步,轉身牽起小月曦的雙手認真的說:“不管我是什麼身份,在你這裡,我都是你的樓哥哥”

月曦抿著唇笑了笑,甜甜的說:“是,樓哥哥”,淩樓繼續帶著月曦走向靜心亭

淩樓拉著月曦坐下,對她說:“曦曦,你也快要到上學堂的年紀了,你有何想法?”

月曦皺了皺眉說:“我不想讀女戒,我不想學女紅,我想像阿嫂那樣,為國效力,雖然我當不了女將軍,但我可以當女文官啊”月曦把背挺直,過了兩秒月曦又沮喪的彎下了腰“但是不行,我冇有權利決定我的人生”月曦十分苦惱

淩樓看著她這小模樣笑了一會兒,在月曦幽怨的目光下輕咳了兩聲道:“曦曦,你可願做我的伴讀,這樣,你就可以和我一起學習了”

月曦眼睛一下子就亮了,連聲說著:“我願意我願意我願意!”小月曦繞著亭子蹦躂了兩圈,冇聽見淩樓小聲的說了一句:“有我在,不會有人或事能阻擋你的腳步”

淩樓看著月曦跑完在他麵前站定,拍拍她的頭說:“我什麼時候來接你,明天?”月曦搖了搖頭“不行,我明天要送阿兄阿嫂出征”

淩樓:“那我後天來吧,我送你回月叔叔那,不然他該急了”,月曦眼睛彎了彎,跟著淩樓一起回殿中

晚宴將儘,大臣們都在互相道彆,風正帆又跑了過來:“老月,你家月辰是不是明天出征啊”,月海嘖了一聲說:“關你什麼事”,“哎呀,我就是明天也想來送一送嘛,我給你帶好酒,行吧”月海掃視了風正帆兩眼,敷衍的說:“行吧行吧,你要來就來”風正帆背過臉奸笑一聲,又立馬轉回頭說:“就這麼定了啊,明天見明天見”然後迅速遁走

月海罵了兩聲,轉身正好看見月曦回來,立馬臉上堆起了笑容:“曦兒,回家了”,月曦跑過去牽住月海的手,回頭跟淩樓說了聲再見,淩樓笑著點點頭回了句再見

回宮的路上,瓏帝淩天先讓宮女送皇後回宮就寢,然後邊走邊問淩樓說:“樓兒,你素來和月曦玩的好,可要朕為你定下親事,將來讓月曦做你的太子妃”,淩樓跟在後麵回答:“兒臣雖小,卻已知道自己是什麼心意,但正因如此,兒臣纔不能將她困於這宮中。她是翱翔於九天的鳳,她會有更廣闊的未來”

淩天停下腳步轉過身認真看著他那不及自己胸高的兒子,淩樓也停下腳步接受父皇的審視

過了一會兒,淩天爽朗的笑了,拍了拍淩樓的肩膀,“果然是虎父無犬子啊,當年朕可是追了你母後好久才把她娶進宮來的,如此,你有自己的打算便好”淩天轉身繼續走

淩樓跟在後麵接著說:“父皇,兒臣的伴讀已選好,就是月曦”淩天哼笑了一聲“你這小子,相比朕還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啊”

“行了,你自己回宮殿吧,早點睡,小孩子還是要長身體的”淩天拍拍淩樓的背,“是,父皇”淩樓行禮後轉身向自己的寢宮走去

-子倆都停了下來看他月海陰森森的看著他們倆道:“一個當著我的麵謀劃拐我女兒,另一個還敢是我女兒麻煩,給你們臉了啊,都給我滾!”月海氣急敗壞風正帆尷尬的笑了笑,拉著風皓就跑,隻留了一句話散在空中,飄進月海的耳朵裡:“我下次還會再來的!”月海重重的哼了一聲再看後花園這邊,太子淩樓拉著小月曦跑去靜心亭,小月曦笑嘻嘻的用稚嫩的聲音說:“樓哥哥,你已經是太子了,得穩重一點兒”淩樓停下腳步,轉身牽起小月曦的雙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