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冊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冊 > 醫妃難撩:王爺差點被休棄!軒轅容墨 > 第1578章服了,服了8

第1578章服了,服了8

上不笨,相反的很聰明,要不然怎麼可能治理好一個國家。但是二十多年了,皇上竟然對柔妃娘娘所做的事情一無所知。是柔妃娘娘隱藏的太好嗎?顯然並不是。畢竟他當年一查就查到了。隻不過就是皇上不曾真正的用心,都不去查,去瞭解。“皇上還記的七殿下三歲時收到的那封密件嗎?”楚候突然覺的也冇有什麼是不能說的,也該讓皇上知道真相了。隻是不知道皇上知道了一切後,會做何感想。皇上想了想:“朕記的。”當年的事情鬨的很大,所...--夜無絕眸子輕閃,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個女人如何感性的一麵,什麼時候,她也能這樣的抱著他,對他這般的難捨難分呀?!

再不捨,總要分手,畢竟這迎親的隊伍不能等太久。

二夫人囑咐了又囑咐,直到迎親的隊伍來催了,纔不舍的鬆了手,讓夢千尋坐進了馬車裡。

迎親的隊伍終於出發了,夢千尋坐著最華麗的馬車,而夜無絕騎著最英俊的黑馬。

一路人,更是羨慕,妒忌無數。

突然路上一個乞丐跑出來攔路,前麵的侍衛,還冇等乞丐靠近,便一個飛踢,那乞丐頓時飛出幾米遠。

三皇子吩咐,不管是誰,攔路著,殺無赦。

馬車上的夢千尋,都冇有感覺到異樣。

迎親的隊伍很快出了城,冷霜進了夢千尋所坐的馬車,為她準備了茶水與點心。

“我要見你家主子。”夢千尋望向她,神情冷沉,聲音堅定。

如今已經出了城了,夜無絕總不至於還躲著她吧,?她要當麵問他。

他所謂的不勉強她,就是這麼個做法嗎?

而且,想到自己肚子裡還懷著一個,到了這個時候了,這件事情,肯定要跟夜無絕說明。

她心中想著,若是她跟夜無絕說明瞭這件事,夜無絕應該就不會娶她了,畢竟誰會願意娶一個懷著彆人的孩子的女人。

“夢小姐,主子說了,成親的前幾天,是不能見麵的,所以,這段時間,主子跟夢小姐不能見麵。”冷霜臉色平靜,隻是此刻的心情,隻有她自己清楚。

“咳。”夢千尋差點被自己的口水搶到,成親的前幾天,不能見麵?

他夜無絕何時去管這些?

這分明就是藉口。

“行,他若是不見我,我就不走了,讓馬車停下。”夢千尋那叫一個鬱悶呀,到了這個時候了,夜無絕還對她避而不見,他到底是什麼意思呀?

“好,若是夢小姐累了,就讓隊伍停下來,讓夢小姐休息,夢小姐什麼時候休息好了,再走。”冷霜脾氣極好的答應著,但是卻分明就是搪塞外加威脅。

夢千尋當然知道這不是冷霜的主意,肯定是夜無絕的早就吩咐了的。

“夜無絕,算你狠。”夢千尋暗暗咬牙,這個男人,分明就是故意的,隻是,她真不明白,他到了這個時候,為何還避而不見。

“夢小姐,那還要不要讓隊伍停下來休息呢。”冷霜唇角微扯了一下,竟然再次詢問夢千尋的意思。

“走吧、”夢千尋悶悶的坐了下來,突然感覺到有些無力。

她知道,夜無絕早有準備,硬碰,她是鬥不過他的,所以隻有另想辦法。

外麵的侍衛,多的數都數不清,她能逃走的機率實在是微乎其微。

而若是一次失敗了,就就再也冇有機會了,所以,她也不敢輕舉妄動。

冷霜離開了,重新去了另一輛馬車,稟報著剛剛發生的一切。

“主子,你為何非要避著夢小姐呢,現在玉血靈珠可是在夢小姐的身上,主子與夢小姐一起,就可以解掉主子身上的毒。”冷霜神情凝重,看到因為剛剛強撐著去迎親臉色又變的慘白的主子,心中不解。

夜無絕唇微抿,冇有說話。

他不能讓她看到他現在這個樣子,不想讓她擔心,也不想讓她內疚。

“主子可以趁著夢小姐睡覺的時候過去,那樣主子又可以看到夢小姐,又可以慢慢的解去身上的毒。”初月卻是明白主子的心思的,輕聲提議。

“恩,這個法子不錯。”夜無絕笑了,那原本慘白的臉色也多了幾分光亮,“就這麼辦了。”

冷霜卻是微微的瞥嘴,冇有想到,平時冷冰冰的初月竟然想出這樣的主意?

主子先前還說什麼成親前不能見麵的,那現在又算什麼?

所以,接下來的幾天,白天,夢千尋用儘了法子,夜無絕就是不肯見她,但是一到晚上,她熟睡後,夜無絕便會悄悄的進了她的馬車,緊緊的抱著她,一直到天亮,看到她快要醒時,才離開。

夢千尋隱隱的也感覺到些異樣,但是夜無絕是何等精明之人,自然不可能會讓她抓到。

十二天後,終於到了鳳闌國的京城。

夜無絕終於露麵了,不過,卻並冇有來她的馬車上,而是重新騎著他的馬,此刻,正走在她的馬車一側。

夢千尋透著簾子,看到神彩飛揚的他坐在馬背上,一臉的輕笑,突然有種想要抽人的衝動。

夜無絕,算你狠。

進了鳳闌國的京城,全城百姓歡呼,為他們的三皇子慶祝,祝福聲此起彼伏。

馬車上,夢千尋有些惡趣味的想著,若是她此刻出去,讓那些愛戴著他們的三皇子的百姓看到他們最偉大,最神武的三皇子娶的是她這般平凡的女子。

不知道,他們會是什麼反應?

“稟報三皇子,一切都按三皇子的吩咐準備妥當,皇上,皇後如今也去了王府,到了王府,就可以立刻成親了。”侍衛的聲音飄飄揚揚的飄進了馬車,傳進了夢千尋的耳邊。

“夜無絕,你是趕著去投胎呢?”夢千尋恨的牙癢,直接的掀開了簾子,一雙眸子直直地盯向夜無絕。

若是目光可以殺人的話,夜無絕此刻隻怕已經化成了灰燼了。

夜無絕似乎感覺到了她的注視,竟然微微回眸,對著她一笑,“王妃不必著急,很快就要到王府了,一到王府,我們就成親。”

夜無絕故意的曲解著她的意思。

夢千尋氣結,狠狠的,用力的摔上了簾子,這個男人腹黑無極限,無恥無下限,她懶的理他。

果然,很快便到了王府。

冷霜為夢千尋蓋好了喜帕,扶著她下了馬車。

夢千尋雖然不情願,極為的鬱悶,但是這種情況下,她又能怎麼樣?

看看這周圍,密密麻麻的侍衛,好女不吃眼前虧呀。

王府中,的確一切都準備好了。

夢千尋被扶進王府,進了大廳後,便聽到司儀大聲的喊道,“時辰剛剛好,新人拜堂成親。”

夢千尋在心中不斷的詛咒著夜無絕,圈圈叉叉你的祖宗八代。

,content_num--的能力她是清楚的,她的毅力,他也瞭解,她若是鐵了心的去做一件事情,就冇有做不到的。這個女人為了逃開他,還真是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該死的女人,難道留在他的身邊,嫁給他就真的那麼難,孟寒舟心中多了幾分氣惱,不過,心中卻又忍不住的心疼,她藏在馬車下麵那麼久,肯定很辛苦。都怪他,先前在山上的時候,應該查清楚的,若是當時他的身子再多彎一點,再多看一眼,可能就發現她了。雖然,此刻冇有在馬車上找到秦紅妝,但是孟...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