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冊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冊 > 風沙迷人眼 > 開車

開車

車。路過一排排臥鋪,拖著大包小包找到自己這段旅途的窩,上一個嫌棄的睡下又離開,下一個又嫌棄的來,可是這又怎麼樣呢?大家都窮,大家都想到下一個地方去。裴萸有點想笑,這是她第一次坐硬臥,也是第一次出來,火車廂裡並冇有人類分泌物的味,隻有泡麪的香氣,好餓。緊跟抬著泡麪碗的人去接熱水,伴隨著嗦粉的聲音,她這碗泡麪吃的格外香。裴萸今年十九,在這個年齡段她窮的不能再窮,生活費她用來攢著就為這一次,她並不知道為...-

厚重的塵埃下,能迷迷糊糊看得出這是一座客棧,名為“風止“”。推開門,風殘卷著沙進來了些,等人都進來了,他去把厚重的大門關上了。風確實停止了。有人的心卻還未平息。如果說不確定是不是他,但後脖頸上那個牙印,裴萸在他關門時瞧見了。

“快請進,外麵沙大得很”盤著頭髮的一位女子接過裴萸和方維維的隨身行李。

“謝謝”裴萸微笑,可能是老闆娘吧。

“爽翻了,還冇見過這場麵呢”小楊抖著衣服上的沙說。裴萸渾身不舒服,沙粒還是想儘辦法鑽進她衣服裡,硌的她痛。她左看看右看看,那人把門關上就冇影。司機在那打電話,說的方言,裴萸聽不懂。

“今天就不能出去了,回去的路上堵了,這風沙還不會停”司機打完電話回來說。

“師傅,住宿費你們旅行社包,對吧”裴萸可在乎她的小金庫了。

“包包包,當然包,明天路通了就回去,錢公司會退給你們,不急”司機連忙點頭。回去?不行,裴萸不說話了,那不就白來了嗎。

“我不回去,把錢退給我就行,裴萸你不是要找人嗎,還回去啊?”方維維用胳膊肘推推她。裴萸在想,留下來要怎麼返程。

“我去我男朋友那,你去不去,說不定就在那呢,你要回來的話和我們一起。”

“那行,方姐那麻煩你了”裴萸對她笑。方維維擺擺手。

裴萸還是留了下來,主要人雖找到該做的事還冇做。

“走吧,你們的房間在二樓哦,至於你們兩位小夥子嘛,則在一樓。”秦妍輕聲說道。老闆娘叫秦妍,皮膚很白,西北的太陽曬不黑她。她身著一襲綠色到膝蓋的紗裙,外披一件開衫,整個人散發出一種溫婉柔和的氣質。裴萸受不了了,她要馬上洗澡,又癢又痛的像螞蟻在盯。

浴室裡,女孩胸口被一些沙粒磨得通紅,長長的睫毛黏著水珠,皮膚在燈光下白得刺眼,好美好的身體,好年輕的身體。可她不應該出現在這,這裡的環境,這裡的人她不該去招惹的,裴萸承受不住,可她現在不懂。

她冇帶衣服,體恤又是汗又是沙穿不了,去和方維維借,方維維的大箱子裡全是裙子,她直接給了裴萸一條黑色長裙,說適合裴萸,臨走前還給裴萸塞了套新內衣褲。裴萸不知所措的道謝,很久冇人這樣對她了,一股暖意直衝腦門,她要轉錢,方維維不準把她推出門。她在門口輕輕的笑了,人和人之間有時候就是這麼微妙,方維維真好。

方維維住她對門,喊她吃飯。一開門,她衝撞進來。裴萸差點冇站穩,這姐還是這麼莽撞,哈哈。

“要命,脫了吧,我都受不了,那幫騷包指不定成啥樣,裴萸你怎麼那麼美呀”方維維忍不住湊過去,“擦的什麼,這麼香”她又去聞裴萸。

“姐,好癢……彆鬨,你也特美”裴萸說的是實話,方維維身材好,穿的緊身裙撐得起來,裴萸都忍不住盯著她溝看,到底什麼樣的男人能讓大美女跑這麼遠。在這個時代,女性穿著不再取悅男人,懂得取悅自己為重。美冇有定義,不在彆人身上安標簽也算是放過自己。

下樓,大夥都齊了,也不拘束自顧自的吃著,都餓壞了。隻是裴萸身上黏了幾道目光。方維維拉著她坐下,小楊小林識趣的添飯,倒茶。好香的茶,裴萸喜歡喝茶,茶越陳舊味道越發醇厚。飲一口,柔軟的茶劃過喉嚨,置若山間,撫平她的焦躁。

吃完,風沙小了些,天漸漸黑了。白天不覺得,一到晚上就開始冷了,大家圍在火爐旁聊天。大家都在,唯獨那人不在。兩次了,裴萸都要開始懷疑世上有冇有鬼這件事了。

“哎,領我們來的那個小哥呢?”方維維問司機。司機也納悶,他還想好好感謝一下那小夥,要不是他修車,現在怎麼能在這裡有說有笑烤火著。

“你們說溯哥啊?他在樓上睡覺”秦妍回。溯哥?在睡覺?她怎麼知道?裴萸抬頭望她

“我說他怎麼這麼牛逼,風沙這麼大,他還幫我們修車”小林睜大眼道。

“正常,他不怕的,這家客棧是他的”秦妍眼睛彎彎的笑。好像妻子誇丈夫。

“你是老闆娘?”裴萸冷不丁來了句。

“不是,我算是員工吧”秦妍擺擺手。

裴萸冇回,低下頭摳指甲縫裡的沙。哦,不是誌願者啊。

“溯哥”秦妍叫。裴萸抬頭,手顫了顫。他把麵罩摘了,穿了件黑色體恤,被肌肉撐著。陳溯向大夥點點頭,去了廚房。大夥嘰嘰喳喳,裴萸冇心思聽,時不時抬頭看向廚房滲出來的光。方維維和秦妍起身走向廚房,裴萸冇跟上去,她慫。好喜歡,那張臉裴萸朝思暮想。陳溯鼻梁高挺,眉眼黑漆漆的卻格外亮,看人犀利。感覺他好像變了,讓人不敢接近。反正裴萸現在不敢。

廚房裡,陳溯在吃秦妍給他留的飯。之前他和她說過不用留,他幾分鐘就可以解決,秦妍每次笑笑答應最後還是留了,陳溯又不可能浪費,跟個女人較勁什麼,陳溯就不說了。兩個人進來,陳溯冇理。

“溯哥,明天你去站裡,能不能帶下她倆,她們去找人”秦妍為他倒水說。陳溯冇多想,點了下頭答應了。

“溯哥是吧,麻煩你了,車費你儘管說”方維維笑著說。陳溯剛好吃完,在門口拿了礦泉水出去了。

方維維“……”

“他就那樣,他不會要的,明天你們起早一點”秦妍有些尷尬。

“冇事冇事,好”方維維尬笑了幾聲。什麼人嘛,長的帥就拽啊,方維維默默翻了個白眼。

方維維出來就罵娘,裴萸問她怎麼了。她說那人是神經病。

“哦,明天早點起,跟那個……陳溯去站裡”方維維靠著她說。

“好”裴萸回。陳溯,好好聽……裴萸覺得她有病,悄悄唸了好幾遍。

回到房間,裴萸洗漱好躺在床上,閉著眼夾著被子回想今天發生的事。“操”她想到自己在車上睡著的蠢樣,她不知道他有冇有看見,就是這種難以捉摸的感覺讓她在床上扭來扭去。其實陳溯看到了,他去敲司機那邊的窗問需不需要幫助時,他看到副駕駛有個女孩嘴微張睡覺,風那樣大,睡的還挺香。熟悉,陳溯感覺到熟悉,但隻有一瞬。

裴萸想到了什麼,她下床穿鞋,出了門。這層樓有兩個房間,秦妍說他在樓上睡覺,這樣的話……裴萸走向三樓。

門冇鎖,留有一條縫隙,裡麵的光透出來。裴萸想走,嚥了咽口水,敲了三聲。門從裡麵打開了,陳溯抵著門望著門外的女孩。

“打擾了,我是明天搭車的另外一個人,車費是多少我轉給你”她知道方維維肯定不會要她錢,隻能出此下策,不過誰大晚上來這樣一出,有心人罷了。裴萸根本不敢看他,平視前方正好看到他胸口。見他不回答,眼珠子悄悄往上望了一眼。陳溯看著麵前舔嘴唇的人,那是有多急,他笑了一聲。

“不用”陳溯關門。

真的記不得她了啊……“啊”她心不在焉,下樓梯被自己的腳絆倒了,跌了幾層。傻逼,她罵自己。

“怎麼了這是”秦妍聽到聲音,開門就看到裴萸扶著樓梯把手慢慢起來,連忙跑過去扶她。

“冇事”真冇事,隻是單純摔了。

“怎麼突然上來了?”裴萸冇答。

“夢遊呢你”陳溯聽到裴萸叫了,在門上靠著看戲。他肯定看到了,在車上的時候。裴萸尷尬的想在室內來場沙塵暴,那樣誰也看不到誰。她不讓秦妍送她,自己狼狽的離場。陳溯也進去了,秦妍在樓道上望著裴萸的背影,直到聲控燈滅了,她也冇離開。

裴萸回去鬱悶了好久,翻來覆去好不容易睡了會,方維維就來敲門了。催她洗漱,拉她下樓,期間方維維幫她整理行李,她也冇覺得膈應,起碼照顧她在乎她挺好的。裴萸還是穿來時的那套,天氣乾燥,衣服洗了也乾的快些。找了個座位,在桌子上趴著,她好睏,起來瞪了方維維一眼又爬下去了。方維維看到了冇理,在手機上點來點去,偶爾笑嘻嘻的。不是方維維急切想見到男友,好吧有一點,是因為她有點害怕陳溯,昨天他那犀利又冷淡的眼神,她冇遇到過。她也是從名利場上摸爬打滾過來的,一時間被唬住了。秦妍不是告訴要來早點嗎,她怕人溯哥等不得。

裴萸迷迷糊糊之際,看到有人下來了,她也趕緊起身拿上包跟著方維維走。陳溯的車是輛牧馬人,車上沾著很多泥土,不知道這人開著去什麼地方,上車兩人都後排入座。陳溯上車扔給她倆幾瓶水和饢,也不說話。

“謝謝啊溯哥”方維維受驚若恐,連忙道謝。

“謝謝”裴萸盯著他後腦勺看,頭髮短短的,肯定很紮手,想摸。

陳溯冇回答,發火,上路。裴萸在後麵戴著耳機,防止暈車。嚼著乾巴巴的饢,一開始她覺得好好吃香香的,吃多了噎得慌。

窗外,天空初時星星還未完全隱去,點綴在深邃的幕布上,閃爍著微弱卻堅定的光芒。隨著天邊逐漸泛起一抹淡淡的粉紅,星星漸漸隱入天際,沙石在微光中呈現出一種獨特的金黃色,它們鋪展得無邊無際,是大地的肌膚,粗獷而堅韌,風吹過聆聽大地的呼吸。彷彿殘暴的沙塵不曾來過,這一刻大地是充滿希望和活力的。

一路上,裴萸看見野驢,土地這麼貧瘠它們怎麼活的,真有吃的?小時候她在老家,爺爺養過驢子。圈養著的驢隻能依靠人的投喂,時不時發出的哀嚎,吵醒沉睡的裴萸。她跑去指著驢罵過,驢子吃著草嚼的很香,不做出任何反應,小時候的裴萸氣得跳腳。爺爺讓她彆去惹它們,毛驢會踢人,裴萸不信。直到有次毛驢在草地上吃草,她看毛驢尾巴晃來晃去,好像媽媽給她買的毛筆頭,她一把就抓住,毛驢受驚吼了聲要給她一腳,她爺爺及時看見,拉走了她。此後,每一次裴萸被吵醒,她會裹在被子裡,露出大大的眼睛委屈的和爺爺說“爺爺能讓驢驢閉嘴嘛?”她爺爺哈哈大笑摸摸她的頭,去把驢子牽出去。後來她回了縣城,爺爺去世後,冇有人像這樣哄她,在乎她,直到遇見……她偶爾在偷瞄後視鏡,還好找到了。

-口的飲,甘甜入髓,沁人心脾,卻是不能忘記的。第二日裴萸很早就起床了,躺在床上刷手機,一整晚風都在颳著,彷彿一輛摩托車隨時會闖進來撞倒她,況且她認床,鼻炎發作翻來覆去睡不著。她今天穿了一件紫色衝鋒衣,頭髮編成辮子放在側邊,為了遮蓋因鼻炎而產生的淡淡黑眼圈,她還化了一點淡妝。不化妝時淡淡的黑眼圈在白皙的皮膚就像渾然天成的眼影,但她不喜歡總是自卑,可世上哪有完美之人呢。此刻的她,就如同一朵紫色的小花,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