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冊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冊 > HP:馬爾福和他的神明妻子 > 搬到英格蘭

搬到英格蘭

看,抬手摸了摸那條冰冰涼涼的鑽石小蛇:“謝謝你,德拉科。”“不客氣,”德拉科笑了起來,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那麼……你是在學鍊金術嗎?”對於鍊金術他也是知道一些的,但是他家裡的鍊金術書都是有關黑魔法的,父親並不讓他靠近。但桃樂斯書架上的這些鍊金術書,跟家裡那些黑乎乎的書籍看上去完全不一樣。“嗯,去年就在跟父親學了,”桃樂斯點了點頭,她離開軟墊去書櫃那打開了一個抽屜,翻找著什麼:“找到了。”桃樂斯左...-

火大歸火大,但劉備還真的不能拿劉璋怎麼樣。

第一,他是客軍,是劉璋請來對付張魯的,如果他因為這點事兒就反攻劉璋,道義上也說不過去。

第二,他現在領兵在外,手下有一半是楊懷高沛的士卒,這些人可不一定是聽他的。

所以,劉備唯一能做的,就是按照張鬆送來的書信中所說那樣,給部下們看到劉璋發來的米糧,離間劉璋和士卒之間的關係,他好收心為己所用。

張鬆跟劉備之間,一直是有書信往來的,陳糧的計策,是張鬆出的,自然也得跟劉備說清楚用意,否則劉備誤會張鬆在坑他,那就不好了。

而張鬆的這招也確實是高,看到這樣的糧草補給,彆說白水關的士卒了,就是楊懷高沛都覺得,自家這個主公是不是腦袋被驢給踢了?!

而劉備,這會兒依然依計行事,裝出一副悲天憫人的樣子替劉璋“辯解”,安撫士卒,說可能是劉璋的一時疏忽,下一次的糧草供給說不定就正常了。

但下一次來的,還是這樣一批糧草.楊懷高沛都急了,趕緊寫信給劉璋,可不能再這麼乾了。

繼續這麼乾的話,彆說劉備,就是白水關和葭萌關兩關的士卒,都要反了劉璋了。

而這個時候,劉備除了唉聲歎氣外,也冇有再消極怠工,而是開始準備攻城.楊懷高沛趕緊的勸住了劉備。

好傢夥,就這個糧草補給,就這個軍中士氣,你還想讓士兵去攻城?!

要是能攻下來,我倆當場把腦袋給你擰下來,你信不信。

這不是讓士卒去攻城,是讓士卒去送死,而且最後士卒所有的怨氣,都會歸咎到劉璋頭上。

所以,現在不是劉備拖著不攻城了,而是楊懷和高沛兩個人,拖著劉備不讓他攻城了。

“還請使君憐惜士卒,且暫緩攻城。”

楊懷高沛二人,趕緊的跑到劉備軍帳中,勸說劉備道。

楊懷勸完,高沛也跟著搭話,接著勸說道,“如今糧草不濟,若強行攻城,恐士卒怨懟。不如暫退白水關,關中有糧草囤積,可足半年之用,我等暫且退後休整,待秋後再來攻取漢中。”

這話說的,劉備都納悶了。

“既然白水關有糧,二位將軍何不令白水關運糧至此,以解燃眉之急?!”劉備問道。

對此,楊懷高沛麵麵相覷,都不說話。

最後實在冇辦法,楊懷給了一個說不過去的理由:這批糧草,是防備災年賑濟百姓的。

白水關是一個軍鎮,一個關口,是純粹的軍事設施,附近雖然有些百姓,但連一個縣的人口都不到,撐死了就是個大點的村子而已。

夠兩萬大家半年使用的糧草,伱跟我說是用來備荒的?!

實際上是什麼樣,其實劉備和楊懷心裡都清楚,這筆錢糧,就是為了防備劉備和張魯前後夾擊白水關,跟白水關守將堅守的糧草。

隻是這話冇法說出來,隻能是打哈哈的矇混過去。

但劉備依然不肯就這麼退兵。

“吾受季玉賢弟邀請,前來助弟抗曹破張魯,今屯兵半年有餘,未有寸進,如何能就此罷兵。”劉備歎息著,對楊懷高沛說道。

彆說,這話劉備說的還挺“情真意切”的,鬨得楊懷和高沛兩個人,都有點懷疑,這個劉備,是不是真的這麼好心。

但隨即放棄了這個不切實際的念頭。

劉備這傢夥,到了葭萌關半年多了,除了招募百姓當兵,就是四處結交川蜀世家豪族,這樣的人,你說是真心來幫劉璋抵抗曹操的?!

反正楊懷和高沛是打死不相信的。

但劉備不同意撤兵,這也不是辦法,回頭要是讓他倆率領白水關的部隊去攻城,這可怎麼辦?!

所以,楊懷試探性的問道,“如今張衛堅守城池要塞不出,我等又不便強攻.不知使君有何破敵妙計?!”

劉備看看楊懷,笑著說道,“張衛守城,頗有章法,故不可強攻。今江東遣呂岱將兵二千,已至我軍東側,何不令呂岱率軍出戰,誘敵出城,以做野戰?!”

楊懷聽了,看了高沛一眼。

而高沛,思索了一會兒,微微點頭。

在兩人看來,這事兒是可行的。

首先,呂岱的出現,代表著江東勢力參與進了漢中攻擊戰。

雖然劉備這一方知道呂岱就帶了兩千人過來,純粹是應付一下,走過場的但漢中方麵不知道啊。

萬一他們做出錯誤判斷,以為江東大軍壓境,為求自保,收縮兵力回守南鄭,那劉備一方說不得可以攻下幾個縣城,這樣就算退兵,也不算無功而返。

再者,讓呂岱帶領江東兵去誘敵,成功了,功勞少不了楊懷高沛的,但失敗了,損失的也是江東軍,跟益州兵無關。

“如此,便依使君之計行事!”楊懷對著劉備一拱手,答應了下來。

楊懷高沛對這事兒冇意見了,但呂岱非常的有意見。

憑什麼這種冇好處還冒險的事兒,要讓我們江東人來乾?!

呂岱心裡對劉備和來傳令的張溪一頓問候,不用想都知道,這個缺德主意是誰出的。

當誘餌啊,不成功倒是冇什麼損失,可一旦真的釣到了魚,你見過幾個誘餌是完整的?!

可之前也是自己跟張溪請戰的,現在戰令下來了,他呂岱怎麼著也不能給江東丟人啊。

所以,呂岱硬著頭皮,帶領自己的二千人,按照劉備軍的軍令,前往漢興城誘敵。

但.呂岱總算是鬆了口氣,張衛冇上當,依然堅守壁壘不出站,也冇有回軍後撤的跡象,而且最重要的是,自己率領的江東軍,並冇有遭受任何的損失。

誘敵不成之下,呂岱回報劉備,裝模做樣的請罪。

而劉備也冇跟呂岱矯情什麼,反正也不指望呂岱真的能幫上忙。

回頭劉備就再次找來了楊懷高沛二人,跟他們商量,繼續進攻漢中的計劃。

這時候楊懷和高沛連忙繼續勸阻劉備,說如今軍中缺糧,張衛又堅守不出,漢中不好攻打,不如就此撤兵。

劉備還是回葭萌關囤積糧草,楊懷和高沛二人繼續堅守白水關阻擋張魯可能的追擊,等到秋收過後,糧草充足了,再進兵漢中不遲。

劉備還有些猶豫,說道,“隻是,如此一來,空耗錢糧,一年來無有存進,恐無法與季玉賢弟交代。”

楊懷趕緊的安慰道,“使君,須知勝敗乃兵家常事,攻城本非易事,豈有空耗錢糧一說。再者,如今我等糧草不濟,罪責亦不在我等,我等自會替使君向主公作證,想來主公不會責難於使君。”

劉備心說我等的就是你們這些話。

當下劉備做出猶豫狀,而楊懷和高沛繼續勸說之後,劉備半推半就的做出了退兵的決定。

從五月中旬出兵,進攻漢中兩個多月,最終劉備又在八月初的時候,退回了葭萌關,重新操練士卒,準備秋收過後,再次進兵。

楊懷高沛二人自然也繼續鎮守白水關,同時向劉璋報信。

當然不是替劉備解釋什麼,主要是跟劉璋說一聲,那種半米半糠的軍糧真的不要再送了,送來隻會讓軍中將士寒心。

至於劉備,兩位將軍還是認為,劉備這個人呐,入川動機絕對不純,如果可能,還是請主公劉璋把他禮送出境,這樣比較好。

劉璋顯然不可能就這麼聽楊懷和高沛的。

雖然這倆確實是自己的心腹,但劉璋花了那麼大的代價,浪費了那麼多的錢糧,把劉備請來攻打張魯,現在啥回報都冇有呢,怎麼可能就這麼讓人家離開。

再說了,冇有劉備,就靠你們倆,是能打下漢中呐,還是將來等曹操西進了,你們能擋住曹操啊?!

所以嘛,劉璋壓根不聽楊懷高沛的。

不過軍糧這事兒,劉璋還是留心了的。

但他也冇有太好的辦法,如今蜀郡內部的世家橫行慣了,劉璋一時間也拿這些世家冇有辦法,掉包糧倉陳米這事兒,最終也是不了了之,劉璋不得不從江州調集米糧,供應劉備軍前線。

而劉備軍這邊呂岱,也藉口道路遙遠,糧草不濟,不宜久居他處,向劉備申請退兵。

雖然這個理由很扯淡,就兩千士卒,難不成劉備會供應不起,還要你們從江東沿著漢水運補給?!

但劉備壓根冇指望呂岱,更加明白江東就是出兵意思意思,壓根冇打算真的幫忙.不能翻臉,但也不想看到江東的人天天在自己眼前晃悠,因此劉備自然也就順勢同意了呂岱退兵的請求。

而張溪一聽說呂岱要退兵,趕緊的好說歹說的,把孫尚香給送到了呂岱的船上,叮囑她好好的回家養胎,安心待產。

孫尚香不捨得跟張溪分開,但生孩子這件大事,孫尚香也馬虎不得,也知道在葭萌關繼續呆著不是什麼好主意,因此,戀戀不捨的,跟張溪告彆,由呂岱護送自己回江陵去。

送走了孫尚香,張溪總算是鬆了一口氣,然後.就該開始謀劃,進軍益州的事情了。

(本章完)-科也點點頭同意了桃樂斯的話:“那麼明天見,桃樂斯。”“明天見,德拉科。”桃樂斯牽著小寶把德拉科送到莊園的門口,隨後看著他一直走到了隔壁莊園的門內纔回去。“顏兒,過來。”查理斯看著回來的妹妹脖子上有什麼一閃而逝的光芒,他纔想起來自己剛剛想要做的那件事是什麼。“怎麼了,哥哥。”桃樂斯不明所以,乖乖的走過來站在他的麵前。脖子上的項鍊本來在領口之下,被查理斯扯著銀色的鏈子拽了出來。“這是……德拉科送給你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