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冊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冊 > HP:馬爾福和他的神明妻子 > 格林德沃

格林德沃

些的,但是他家裡的鍊金術書都是有關黑魔法的,父親並不讓他靠近。但桃樂斯書架上的這些鍊金術書,跟家裡那些黑乎乎的書籍看上去完全不一樣。“嗯,去年就在跟父親學了,”桃樂斯點了點頭,她離開軟墊去書櫃那打開了一個抽屜,翻找著什麼:“找到了。”桃樂斯左手捧著一個小巧的玉色兔子走過來了。德拉科端正的坐在那裡,看著桃樂斯的下一個動作。“你看。”桃樂斯把兔子放在桌子上,隨後打了一個響指,兔子立刻動了起來。不過好像...-

“不過我冇有小名,平時在家我媽媽有時候會喊我小龍,”德拉科有些羞澀的摸了摸後腦勺:“因為我的名字德拉科,Draco在拉丁語中有龍的意思,也是天龍座的意思。如果你也想這麼叫我的話,我也會答應的。”

“好啊,”桃樂斯冇什麼彆的反應,她站在德拉科的麵前認認真真的喊了一句:“你好,小龍。”

小孩子的感情總是好的莫名其妙,德拉科聽了這麼一句之後耳尖又瀰漫上了紅色,但他還是認真的點點頭答應著:“你好,顏兒。”

兩個人剛剛走出馬爾福莊園來到艾德裡安莊園的門前,正好撞上了牽著小寶出來準備去接桃樂斯的查理斯。

“哥哥!”

桃樂斯沖人喊了一句,接著從德拉科的身邊跑走,一頭紮進了查理斯的懷抱,摟著他的腰昂起腦袋笑的甜甜的:“來接我嘛?”

“嗯,玩得開心嗎?”查理斯寵溺的摸了摸妹妹的頭,隨後牽著她柔軟的小手,這才正視麵前的德拉科:“謝謝你送她回來,德拉科。”

“沒關係,這是我應該做的,”德拉科衝兩個人十分紳士的擺了擺手:“那我就回去了。再見,顏兒,再見,查理斯哥哥。”

“再見,小龍。”

查理斯也跟德拉科揮了揮手,牽著妹妹和小寶回了身後的莊園。

把小寶脖子上的項圈解開讓它在院子裡撒歡,查理斯蹲下來與妹妹平視著:“顏兒,德拉科為什麼也這麼喊你?你告訴他你的名字了?”

查理斯的心裡有些不舒服,他覺得自己的妹妹被搶走了,還是一個隻認識了冇有半個月的英國佬。

“嗯,他聽到哥哥和爸爸媽媽喊我的名字,”桃樂斯認真的點點頭,抬手摸了摸查理斯的金髮:“哥哥不開心嗎?”

她很容易就能察覺到彆人的情緒,查理斯對此總是有些無奈。

“你發現了,”查理斯看著妹妹那雙澄澈的藍色眼睛:“我冇有不開心,我隻是覺得……好像我的妹妹被人搶走了。”

“隻是一個名字而已,”桃樂斯有些哭笑不得,她抱了抱哥哥的脖子:“如果哥哥不願意,我也可以告訴德拉科不要這麼喊我。”

“沒關係,他是你的朋友,你總要交到稱心如意的朋友,”查理斯認真的搖了搖頭:“我馬上就要去霍格沃茨上學了,你自己在家總要有個好朋友的。”

“那哥哥會給我寫信嗎?”桃樂斯歪了歪腦袋,小臉上有些糾結的神色:“我今天問了德拉科,他說你入學之後可能會很忙,顧不得跟我寫信。”

“不會,我有空就會跟你寫信,而且隻要你給我寫信我就會立刻回信給你的,”查理斯皺了皺眉頭,他總覺得德拉科這話說的不對勁,但他畢竟也隻是一個十一歲的孩子,還不能搞得很明白德拉科的意思:“不要聽他亂說,我是你的哥哥,你隻要跟我寫信我就肯定會回信的。”

“好~”

查理斯一把將妹妹抱起來把她送回了她的臥室。

“這是德拉科送給你的那個項鍊?”

查理斯看著妹妹那個首飾箱裡放在第一層的那個鑽石小蛇的項鍊,狀似無意的開口詢問。

“嗯,雖然很好看但是我感覺平時戴的話還是有些奇怪,所以我就放在那裡了。”

“嗯,”查理斯點了點頭轉身,走到妹妹的身邊:“我給你熱了牛奶,你在這裡等一會兒,我給你端上來。”

“好的,哥哥。”

桃樂斯乖乖的坐在軟墊上等著查理斯回來,她正出神的望著窗外發呆,然後聽到了很溫柔的敲門聲。

“顏兒,媽媽可以進來嗎?”

“當然可以。”

桃樂斯回過神,洛皎月正拿著查理斯給她熱的牛奶走進來。

“哥哥去泡澡了,今天跟德拉科玩得開心嗎?”

洛皎月把牛奶放在小女兒麵前的茶幾上,坐在她的身邊輕輕摸了摸她的小耳朵。

“嗯,德拉科很好,”桃樂斯認真的點了點頭:“媽媽,你跟爸爸去什麼地方了今天?”

“去了對角巷,處理了一下古靈閣的事情,”洛皎月也冇有瞞著她,從身上的口袋裡掏出一把金色的鑰匙放在桃樂斯的手上:“你的小金庫我跟爸爸都幫你存在古靈閣裡了,鑰匙你自己收好,這些都是你可以自由支配的資金。”

“謝謝媽媽,”桃樂斯接過鑰匙放在一邊,依偎在母親的懷裡,聞到她身上溫暖的味道,冇忍住開口道:“媽媽,我今日在德拉科的書房內讀到了一本書,上麵有一個人叫做蓋勒特·格林德沃,而且我也看到了照片。他和爸爸給我看過的奶奶的照片長得很像,而且也是同一個姓氏,都姓格林德沃。他是誰?怎麼冇有聽你跟爸爸提起過他?”

“那是你舅公,是我的舅舅,”洛皎月還冇來得及說話,尤裡安的聲音從門口傳來,緊接著是他的人走進桃樂斯的臥室:“因為他被關起來了,我們也很久冇有見麵,所以冇有跟你提起過。”

桃樂斯似懂非懂的點點頭,看著在她身邊坐下來的父親。

“是鄧布利多把他關起來的對嗎?德拉科的書上說,是因為格林德沃在德國做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是的,不過你應該叫他鄧布利多校長,”尤裡安摸了摸桃樂斯毛茸茸的小腦袋:“確實是你的舅公做錯了事情,所以被關起來也是情有可原的。”

“那他還會出來嗎?”

“不知道,你奶奶也冇有跟我提起過他,”尤裡安也不知道格林德沃會不會從紐蒙迦德出來,不過那也不是他該關心的事情:“德拉科怎麼會給你看這樣的書?”

“是我想看的,因為我從來都冇有見過那樣的書,”桃樂斯的聲音稍微挑高了一些,她怕尤裡安因此去怪罪德拉科:“跟他沒關係。”

“我冇有要怪他,是盧修斯不知分寸,竟然把那樣的書放在小孩子的書房裡。”

-自己撲通一聲趴下去睡著了。所以我就過來找你玩了。”“睡著了?”查理斯有些驚訝,他手下的筆未停,仍然在快速的書寫著:“你把他自己一個人留在你的書房裡了?”“是啊。”“……你倒是也不怕嚇著他。”“沒關係吧?現在是白天又不是晚上,”桃樂斯鑽進查理斯的被窩,乖乖的躺在那裡:“他總不能一覺睡到天黑吧?中文書有這麼催眠嗎?”查理斯忍住笑意:“對我們不會,我們畢竟出生就在東方。但是德拉科這種土生土長的英國人,那...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