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冊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冊 > 某間諜生存手冊 > 花間初識君

花間初識君

下馬揹你嗎”馬上的少年怒氣更甚,死死地盯著轎子。周圍誰人不識寧遠世子——聞人鄞這位京城小霸王,都為虞集安捏了把汗。隻見修長的手掀開車簾,虞集安便已下轎,行跪拜之禮。“鄙人虞集安,拜見寧遠世子”聞人鄞直勾勾地盯著跪地之人男子長而立跪於地,麵冠如玉,眉間一點紅痣,瀲灩的眼眸如同滄海月明般澄澈透亮,多年的病弱使白皙膚色透出些許的病態,眉目間是如玉般清冷,神凝秋水,衣剪春。瓊姿皎皎,玉影翩翩,春情吐麵,詩...-

四月末京城安樂街

今日是殿試揭榜第二日,按鐸都曆律,殿試狀元應在這日遊街麵聖。放眼望去,城內屋頂上係滿鮮花,延伸直至皇城。

“大家都往後站站,狀元郎快到了,給騰個地兒,行行方便”衙門的捕快艱難的擠在人群中道

虞集安坐於轎中,身著紅色狀元袍,許是天氣漸暖,就連臉上的病態也褪去幾許,手下追雲則是在矯旁牽著馬。

見城中百姓如此熱情,虞集安撩開車簾,對百姓回以一笑。

突然,轎子猛然間停下,虞集安扶住窗木才穩住身子,輕咳一聲。

“追雲,外麵發生了何事?”虞集安眉心一念。

“主子,前方的路被人堵了”追雲小聲道。

虞集安想到,自己初入長安,倒是未曾與人結仇,如今卻是有人在路上給他使絆子,當真是有趣。

“無妨,靜觀其變就好”虞集安的語氣倒是不甚在意,微微勾起唇角。

“參見寧遠世子!”車外的宮門帶路士兵紛紛跪下。

哦?這人竟還是位皇親貴胄,虞集安想到。

“請起”車外傳來的是一個少年的聲音,少年將目光移到轎上,神情漠然,“不知轎中是何人?見到本世子卻不下來請安,活膩了嗎!”少年的聲音帶起陣陣怒氣。

“回稟世子,這位便是昨日殿試揭榜狀元——虞集安,今日是麵聖之日,還請世子見諒。”宮門統領低著頭冷汗直流,心道出門冇看黃曆,怎地攤上這麼個活祖宗。

“閉嘴,本世子問你話了嗎?車上的為何還不下來請安,是想本世子下馬揹你嗎”

馬上的少年怒氣更甚,死死地盯著轎子。

周圍誰人不識寧遠世子——聞人鄞這位京城小霸王,都為虞集安捏了把汗。

隻見修長的手掀開車簾,虞集安便已下轎,行跪拜之禮。

鄙人虞集安,拜見寧遠世子”聞人鄞直勾勾地盯著跪地之人

男子長而立跪於地,麵冠如玉,眉間一點紅痣,瀲灩的眼眸如同滄海月明般澄澈透亮,多年的病弱使白皙膚色透出些許的病態,眉目間是如玉般清冷,神凝秋水,衣剪春。瓊姿皎皎,玉影翩翩,春情吐麵,詩思壓,宛如謫仙。

聞人鄞不知以是看的銀海生花,眾人以為這位小霸王正想著如何捉弄虞集安。

虞集安感覺自己的膝蓋傳來陣陣痛意。

“咳咳咳。”在倒下的前一刻,追雲也顧不得其他,立刻竄到虞集安麵前扶住了他。

“咳,你.....你請起吧!”聞人鄞突然清醒過來,尷尬的咳了一聲,冇想到自己竟是看一個男人入了迷,不過好像確實還挺好看的,想著想著心裡還暗罵了一聲。

虞集安抬頭,這纔看清這騎馬少年的模樣。

少年的青絲被挽上頭頂梳成高馬尾,用金絲髮冠固定,一雙桃花眼渾如點漆,兩道劍眉似遠山,唇紅齒白,唇角微勾,骨節分明的手勒著馬繩,身上穿的是赫赤紅圓領袍勁裝,好一個意氣風發,鮮衣怒馬少年郎!英姿灑落,眉宇清揚,巫峽襄王,未必有此儀表;洛陽魏胄,幾曾得此豐神!

隻是和他對視一眼,少年卻微微紅了臉,不經意的扭過頭去。

虞集安對他是愈發的起了興趣。

“哼,小爺今日歸京心情好,且放你一馬”語氣中帶著一絲難以察覺的慌亂。

“司空,我們走”聞人鄞快速轉頭對自己身後的騎馬侍衛道,

“世子,慢走”溫潤如玉地聲音傳至耳邊,馬上人內心卻是十分煩躁,騎著白馬颯遝如流星而去。

虞集安又上了轎,內心的思緒卻是千百迴轉。

-,許是天氣漸暖,就連臉上的病態也褪去幾許,手下追雲則是在矯旁牽著馬。見城中百姓如此熱情,虞集安撩開車簾,對百姓回以一笑。突然,轎子猛然間停下,虞集安扶住窗木才穩住身子,輕咳一聲。“追雲,外麵發生了何事?”虞集安眉心一念。“主子,前方的路被人堵了”追雲小聲道。虞集安想到,自己初入長安,倒是未曾與人結仇,如今卻是有人在路上給他使絆子,當真是有趣。“無妨,靜觀其變就好”虞集安的語氣倒是不甚在意,微微勾起...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