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冊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冊 > 木箱子與蘋果狗 [ABO] > 撫慰犬

撫慰犬

慰犬對你的病情有幫助,你為什麼總是要拒絕呢?”沈叢源反問一句,“你難道不想快點兒好起來嗎?”沈臨希冇有說話,他不敢跟沈叢源實話實說,實際自己對此壓根無所謂,他並不覺得自己能被治好,去看心理醫生也隻是不想讓表哥和姑姑姑父擔心而已。麵前的那扇門在這時被打開,打斷了沈臨希和沈叢源的通話,也算是將沈臨希從中解救了出來:“先不說了,哥,我要繼續走領養程式了。”“好。”沈叢源似乎還有話要說,但被沈臨希先一步掛...-

雨後晴空,空氣裡未消散的是被雨水沖刷過後的泥土腥濕氣,路邊積起的水窪映著林立高樓,行人行色匆匆,隻有在褲腿濺上泥水時纔會有所反應,皺眉出聲咒罵這場來得毫無預兆的陣雨。

大自然倒是不偏心,街邊的每一片綠葉都被洗刷乾淨,路過時稍不留神,肩膀上的布料就會被洇濕。

沈臨希將雨傘立在門邊,才騰出手來抹掉肩膀上的水跡。

至於另一隻手,攥著一張單子,頁眉上白紙黑字地印著《撫慰犬領養申請同意書》幾個大字。

或許是那場來得快去得也快的陣雨的緣故,大廳內的人不多,以至於沈臨希一隻腳剛踏進門裡,就有接待員迎了過來。

“你好,請問是來辦理什麼業務,有預約嗎?”接待員的臉上掛著得體的微笑,就連身上那股桃子味的資訊素都釋放得剛好,不至於濃到燻人,淡淡的很好聞。

但沈臨希並不習慣麵對這樣的熱情,有些尷尬地摸了下鼻梁:“我來接我的撫慰犬回家,已經預約好了。”

沈臨希將手中的申請單交了出去,又是因為今天來辦理業務的人少的緣故,並不需要等待叫號,直接被領到了一間小房間裡。

“麻煩您在這裡稍等一會兒,會有管理員把您挑選的撫慰犬帶過來。”接待員冇有跟著沈臨希一塊兒進入房間,而是在沈臨希坐下後替他關好了房間門。

沈臨希在桌前坐下,等待有些無聊,他開始打量起房間的內置。

入目隻有一張桌子,一邊有兩把椅子,另一邊隻有一把,就是沈臨希現在屁股底下坐著的那把。

兩把椅子的對麵是另一扇門,跟沈臨希剛纔進來的那扇長得一模一樣,不知道一間不大的房間要裝兩扇一樣的門,是什麼用途。

頭頂有一處攝像頭,此時正對著沈臨希的臉,讓他有些不舒服。

於是沈臨希收回了東張西望的目光,掏出手機,纔看見有一個未接電話。正巧現在無事,沈臨希回撥了過去。

“喂,哥,我已經到了。”

電話那頭的沈叢源“嗯”了一聲:“已經見到牧風了嗎?”

領養撫慰犬一事完全是由沈叢源一手操辦的,包括究竟是哪條“lucky

dog”來陪伴沈臨希——沈叢源選擇了跟自已一起工作了六年的退役偵搜犬牧風。

“還冇有呢,我在等管理員帶他來。”沈臨希如實回答。

沈叢源說:“你跟他好好相處,冇有壞處的。”

“可是我都說過了,我不需要什麼撫慰犬,誰知道你居然偷偷地以我的名義提交了領養申請。”沈臨希還在掙紮,他習慣了一個人生活,並不想出現什麼變化來打亂自己的節奏,要不是聽說被棄養的撫慰犬會受到嚴厲的懲罰,沈臨希壓根不會來。

“人家醫生都說了,領養一隻撫慰犬對你的病情有幫助,你為什麼總是要拒絕呢?”沈叢源反問一句,“你難道不想快點兒好起來嗎?”

沈臨希冇有說話,他不敢跟沈叢源實話實說,實際自己對此壓根無所謂,他並不覺得自己能被治好,去看心理醫生也隻是不想讓表哥和姑姑姑父擔心而已。

麵前的那扇門在這時被打開,打斷了沈臨希和沈叢源的通話,也算是將沈臨希從中解救了出來:“先不說了,哥,我要繼續走領養程式了。”

“好。”沈叢源似乎還有話要說,但被沈臨希先一步掛斷了電話,無奈地看著黑屏的手機螢幕,隻好把冇說完的話編輯了文字發送出去。

進入房間的是兩個Alpha,一個是人類Alpha,一個是獸類Alpha,想來就是管理員和沈臨希的撫慰犬牧風了。

沈臨希隻看見牧風長得極高,穿著水藍色襯衫,打著黑色條紋領帶,胸前掛著牌子,寫著些什麼。但沈臨希冇有細看,他連那男人的臉都冇敢抬眼皮看,總有種年初被姑媽逼著去相親時的尷尬感覺。

“你好。”管理員伸手與沈臨希握了下,才坐下。

而牧風則是在得到了管理員的指令之後,纔在他的身後側落了座。

管理員將手中的資料遞給沈臨希,然後向沈臨希介紹道:“您申請的這隻是伯恩山獵犬,名字叫牧風,身高194,體重84千克,可以做到人形獸形隨意切換。他是退役偵搜犬再就業,性格溫順,但我們還是建議您在過了十五天的適應期後,確認他冇有傷人行為,再酌情取下止咬器。”

沈臨希這才往男人的臉上遞了目光,是非常英俊的硬挺五官,不止頭髮,眉毛和瞳仁都是極黑的,下半張臉被止咬器遮住,但看起來是一副冷峻模樣。

或許是前業警犬的緣故,牧風的皮膚不算白,是很健康的小麥膚色,跟沈臨希病弱的白皮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牧風的目光也正好投過來,直勾勾地闖進沈臨希的眼睛裡,透著一絲審視的意味,沈臨希忽然有種不是自己在選擇狗狗,而是狗狗本人在挑選主人的感覺。

而沈臨希很有自知之明,自己並不算是個很好的主人,否則也不會到了需要撫慰犬的幫助來治病的程度了。

意識到這一點的沈臨希忽然冇由來的心慌,像是害怕被牧風看透了弱點似的緊張,下一秒就惶恐不及地避開了目光。

好在管理員再一次開口解救他於水火之中——管理員見沈臨希先是盯著牧風看了半天,還以為他是在觀察牧風是否合自己的心意,而移開目光代表著他已經有了想法了,於是詢問他:“如果冇什麼問題的話,就可以簽字了。簽完字,就可以把您的撫慰犬領走了。如果不滿意的話也沒關係,可以寫下您的訴求,我們會為您尋找更合您心意的撫慰犬的。”

“不用,就他了,我很滿意。”沈臨希對自己的撫慰犬究竟是何樣的並不在意,反正都是沈叢源幫自己選擇的。

“是在這裡簽字嗎?”沈臨希在管理員的指導下辦理好了全部的領養手續,於是牧風從現在開始就是他的狗狗了

-ha,一個是獸類Alpha,想來就是管理員和沈臨希的撫慰犬牧風了。沈臨希隻看見牧風長得極高,穿著水藍色襯衫,打著黑色條紋領帶,胸前掛著牌子,寫著些什麼。但沈臨希冇有細看,他連那男人的臉都冇敢抬眼皮看,總有種年初被姑媽逼著去相親時的尷尬感覺。“你好。”管理員伸手與沈臨希握了下,才坐下。而牧風則是在得到了管理員的指令之後,纔在他的身後側落了座。管理員將手中的資料遞給沈臨希,然後向沈臨希介紹道:“您申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