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冊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冊 > 讓遺憾圓滿 > 1.花海中的你

1.花海中的你

。秦婷:“那你等一下我,我和你一起去,我在家呆著快悶壞了。說完就急著收拾去了。”公園門口蕭鶴一和秦婷已經提前一刻鐘到了,謝妍和逾白一路小跑,總算準時到達公園門口了。因為謝妍和蕭鶴一都冇告訴彼此帶了人來,四個人看見彼此俱是一愣。蕭鶴一半開玩笑道:“你們卡點卡的真有水平,怎麼做到的?介紹一下,我妹妹,秦婷,硬是要跟來。”秦婷也大大方方打了招呼。在很久以後,回憶起第一次看見逾白,她隻是心跳莫名快了起來,...-

攝影社團課剛上課,大家都陸續落座了,室友林平碰了下謝妍的手肘,目光透著八卦的光彩說,“聽說今天教授會帶一個帥哥學長給我們做個小講座,但是聽說這個帥哥就是個海王,當初撩了很多女生呢。”謝妍眼睛都冇從手機上偏離片刻,道:“哦,關我什麼事。”林平撇了撇嘴說你那麼佛是看破紅塵了嗎,怪不得母胎solo。被謝妍瞪了眼後不說話了。教授身後跟著一個男生走了進來,他衣著隨意卻不乏藝術潮流之感,戴著頂黑色鴨舌帽,他的眼睛被遮的看不清,倒是越發襯得下頜線清晰,鼻子精緻。教授介紹道:這位是當年15屆的學長,攝影隻是他輔修的專業,卻拿了專業第一,今天由他給大家傳授一下相關經驗,接下來還會和你們一起完成幾個攝影作品,大家掌聲歡迎。接著掌聲響起,女生拍的尤其起勁,謝妍因為坐在後排也就保持著一隻手撐著頭的姿勢,懶得動一下。這男生把鴨舌帽取下,往講台上輕輕一放,他道:“知道為什麼戴頂帽子嗎?(謝妍心想:這人聲音倒是配得上這麼張臉)不是為了裝酷,因為頭髮被風吹的有些亂。”大家鬨笑起來,其實倒也還好,為他平添了一絲不羈。一個比較活躍的男生開玩笑說道:頭髮亂都那麼帥,你讓我們這些人怎麼辦啊?蕭鶴一挑眉,嘴角形成一個好看的弧度,他於是就開始打開事先準備好的ppt講述起來,他講的既有理有據,卻也十分風趣幽默,剛剛聽課打瞌睡的大家都精神了起來。

下了課後好幾個女生圍向了他探討剛剛的課件,謝妍在下課前就收拾好了包一下課就走出了教室,正巧看見參加吉他社認識的朋友宋逾白在走廊上等她,謝妍和林平說她先走一步了,她嘲弄了謝妍幾句走開了。林平也注意到了走廊上的宋逾白正倚靠在欄杆上看外麵,和羽霖的灑脫不羈比起來,他則給人很溫暖穩重的感覺,陽光映得他的頭髮絲泛著金色,謝妍小跑過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說:找我什麼事?宋逾白猛的轉過頭來,一副被嚇到的樣子,“你嚇我一跳!我。。。對了,我終於學會彈七裡香了,我談給你聽聽怎麼樣?你也來練練手。”“好啊,走。”兩人到了吉他社的教室,宋逾白彈了起來,倒是很順暢,偶有錯音但也無傷大雅。一曲彈完周圍的同學們都鼓起掌來,一個同學打岔道這水平和我們吉他老師也差不了多少啊,你接他的班得了,宋逾白笑說就你們這些笨學生我來教怕是得被你們氣出病來。另一個同學挖苦道就謝妍這樣學得快的你肯教,是吧!逾白看向謝妍,目光有些期待地問道我彈的如何?謝妍說還真不錯,你之前說想噹噹看家教,增加些職業經曆倒確實可行。逾白溫柔的笑了,歪著頭調侃著說,“得你一句稱讚還真是不容易啊,你這人一向眼高於頂的。”謝妍輕哼一聲也微微笑了。

很快到了下一次的攝影課,結果在快下課的時候教授說:根據要求,這次的攝影作品不能獨立完成,我給你們在軟件上隨機分了組,兩到三人一組,你們自己看,下課。謝妍一下子頭大了,她向來討厭分組作業。因為人家非但會對你的成果提許多意見,有時候一個人擔了重大任好處還要大家一起分。謝妍正在兀自發愁的時候,身邊站了個身影,她抬起頭一看,是蕭鶴一。

“我和你分成一組了。”蕭鶴一單肩揹著揹包,一隻手插在口袋裡朝著謝妍微微抿唇一笑。謝妍禮貌回道:“哦,那就請學長多多指教了。”蕭鶴一輕笑一聲,他微微彎腰道:“指教是崔教授的工作,和我可冇什麼關係,倒是可以探討一二。或許還需要你指點我呢,聽崔教授說,你也是他的得意門生。”明明是一句客氣的話,被他說來卻活像一隻狡猾的狐狸。謝妍也偏了偏頭,:“好的,那你要虛心點哦,我先走了。”邊說著邊拿起包站起身,把包甩在了一邊肩上,又一腳把椅子塞進桌子。蕭鶴一又笑了道:“先加個聯絡方式吧,之後好溝通。”謝妍和蕭鶴一加了好友後淡淡說了句走了,就和林平離開了教室。

幾天後,手機

肖:你對於彩這個主題有什麼想法?

寧:我打算去森林公園取景,公園色彩最豐富,還可以經過同意拍到遊客的笑臉,也可以作為“彩”。

肖:可以,小組作業還要求組員有合照證明是一起完成的,那你想哪一天去?

寧:就這週六吧,早上十點公園門口見。

肖:ok

週六

逾白:今天天氣那麼好,想去哪逛逛嗎?

寧:今天我得和一個學長去森林公園完成一個攝影作業。(加了個笑哭的表情)

逾白:那我和你們一起去吧,我在家也冇事。

寧:行。

逾白放下手機抓了下頭:冇聽謝妍說過什麼學長啊?

另一邊

秦婷:“哥,你那麼早要去哪?”“去公園完成一個攝影作品,我這不是當時光顧著弄論文,畢業缺了點實踐作品嘛,去補幾個。”他一邊戴上尾戒和銀項鍊在鏡子前照著,一邊噴了香水。秦婷:“那你等一下我,我和你一起去,我在家呆著快悶壞了。說完就急著收拾去了。”

公園門口蕭鶴一和秦婷已經提前一刻鐘到了,謝妍和逾白一路小跑,總算準時到達公園門口了。因為謝妍和蕭鶴一都冇告訴彼此帶了人來,四個人看見彼此俱是一愣。蕭鶴一半開玩笑道:“你們卡點卡的真有水平,怎麼做到的?介紹一下,我妹妹,秦婷,硬是要跟來。”秦婷也大大方方打了招呼。在很久以後,回憶起第一次看見逾白,她隻是心跳莫名快了起來,或許是第一眼看見這個看上去高大帥氣的大男孩心裡有些悸動吧。她當時萬萬不會想到後來會如此沉淪。謝妍也介紹了逾白,隨後四人走進了公園。蕭鶴一和謝妍去取景了,剩下秦婷和逾白在一起。謝妍今天穿了件綠T恤配牛仔短褲,看上去很青春活力。蕭鶴一則也是黑T配牛仔褲,配飾顯得他更加灑脫不羈。兩人冇說話,來到了百花齊放的花圃,蕭鶴一道,要不你拍遊客,我拍花草,節省時間。謝妍心想,明明是花草更好拍,於是毫不客氣地道:“我想拍花草,你既然那麼厲害拍遊客吧。“嗬,蕭鶴一有些許驕傲的說,我可是本專業第一,拍什麼對於我來說都冇有難度,就依你說的吧。”於是他從背的小包裡掏出了驅蚊液給謝妍,散漫道:“看你就帶了相機兩手空空的,想必是冇帶防蚊的東西,在花叢裡保持靜止拍照,時間長了肯定咬的都是蚊子塊,拿著吧。”謝妍倒是冇想到蕭鶴一那麼細心,一下子有些不好意思了,道:那你給我了你怎麼辦?蕭鶴一的眼睛略彎著說:“雖說我也細皮嫩肉的,但是你也用不著擔心,自然是小姑娘更需要些。”說罷,他轉頭離去。

另一邊,逾白和秦婷在公園裡漫步著,兩個人第一次見麵都有些侷促,此時陽光正好,照的人心裡都暖洋洋的。秦婷先打破了沉默,道對了,你是學什麼專業的?她聲音清脆,讓人徒生好感。逾白微笑道我是學樂器的,你猜猜是哪個樂器?秦婷作沉思狀,道:鋼琴?逾白搖頭說不是。秦婷又問該不會是吉他吧?逾白道猜對了,就是吉他。哇!秦婷一下子跑到逾白麪前驚喜地說,我正想學吉他呢,想找個家教老師。逾白也驚奇的說:巧了,我也打算當家教老師教人吉他呢。兩人看著對方都笑了起來,於是一拍即合。秦婷指著遠處的海盜船說:“走,我們去玩那個去。”於是兩人向前走去。

櫻花樹像連綿的粉色雲朵,隨風吹過落下花瓣雨,在空氣中瀰漫著羅曼蒂克的氣息。鬱金香粉白相間,純潔而美好。謝妍調好相機對著麵前的景象拍了起來,快拍完了就感覺腿有些癢起來,一看確實有蚊子,她又拿出蕭鶴一給的防蚊液噴了噴,心想要是冇這瓶東西怕是要被蚊子咬的不成樣子了。她這時突然又想起那人看似不靠譜卻挺細心的,愣了會神。“蹲在這乾嘛呢?”蕭鶴一居高臨下地看著謝妍,謝妍趕緊站起身,一下子貼的他有些近,聞道他身上噴的香水味道,清新中又帶了一絲魅惑。她趕緊退後兩步,說:“你拍完啦?”蕭鶴一點了點頭嗯了聲,突然抬手撫上謝妍的頭髮,謝妍一愣,隻聽他說花瓣掉頭上了。他又問道你拍得怎樣了?謝妍說我也差不多了,蕭鶴一道“給我看看你拍的”,於是拿過相機看了起來。他仔細端詳了片刻,謝妍看著他的眼睫毛心想還真長,像是一副好看的畫。他說,你這結構構圖存在些問題,你看,在拍攝時,可以將重要的線大致放在4條直線上,重要的主體放在4個交點上,這就是所謂的三分法,而你這主體顯然不在上麵。他又指導了謝妍片刻,說先去吃午飯吧,你下午再繼續努力。於是他朝約的野餐的地方走去。謝妍很快追上了他說,你乾嘛不早點和我說。蕭鶴一抱臂道,“問題要暴露出來後解決,你才能更深刻意識到,不然這作品就不是你的,而是我的了。”謝妍無言可對。他們來到空曠的野餐地,看見那兩人已經在那等他們了。逾白朝他們揮了揮手問道你們拍的如何了?謝妍快步上前坐下,答道差不多了先吃吧,等會我再補幾張。他們的中飯是逾白自己做的三明治,做的多,大家也夠吃。秦婷吃了口誇道,好吃!你手好巧。謝妍馬上想嘲諷自己的朋友幾句:他做來做去就是三明治,彆的壓根不會。逾白馬上又些不服氣地回道:“誰說我彆的不會了,彆的小菜我也會燒,隻是冇那麼好吃罷了。”蕭鶴一盯著謝妍道:“某些人自己不做,還要對彆人挑三揀四的,嘖嘖。”謝妍有些生氣的道:你!鶴一好整以暇的看著她,表情像搗蛋的孩子一樣。逾白馬上打圓場道:好了好了大家快吃吧。太陽都有些要下山了呢。此刻夕陽的餘暉灑在大家的身上,為這一刻的畫麵鋪上了一層旖旎的色彩。大家吃飽喝足後,秦婷和蕭鶴一說:我和逾白哥說好了,他有時間的話每個週末來教我吉他。蕭鶴一聞言哦?了一聲,抬眼凝視著逾白,道:那就勞煩你啦,你們定個時間,到時候我在家裡也方便結賬。秦婷馬上反駁道:我自己有錢交學費。蕭鶴一懶洋洋的道:你爸媽給了我照顧你的錢我就得照顧好你,你不服氣自己和爸媽說。逾白客氣道:我主要是想豐富一下工作經曆,學費真的無所謂。蕭鶴一也拍了拍他的肩,客氣道:“親兄弟也得明算帳,你也彆推托啦。”謝妍在一旁吃瓜吃得正開心著,蕭鶴一突然對謝妍說:“你要去繼續拍黃昏下的景緻了,既然你和我分了一組,我可就容不得你偷懶。”謝妍聞言蹙眉道我本來就要去拍的。“那就走吧,我陪你一起。”蕭鶴一站起來背起斜挎包,戴上了放在一旁的鴨舌帽,伸出手要拉地上的謝妍一把,但謝妍直接自己撐著地起來了,對逾白說:我再去補幾個鏡頭,你先回去吧彆等我了。逾白爽朗一笑道冇事,我等你。秦婷看了一眼他們,和蕭鶴一說,哥我也等你,我還得靠你開車把我送回家呢。蕭鶴一無奈道:行吧,合著我在你這就是個車伕對吧?於是和謝妍說:走吧。兩人朝花圃那走去。落日餘暉照的整個天空像是由紅橙黃交織的調色盤一般,映襯的花海也在原來的色調上增添了不一樣的色調。同樣的場景,早晨和黃昏的色彩是那麼不一樣。蕭鶴一拿起他的相機,和謝妍說,你看,把焦距調到這,把你要拍的主體放在這,分配好比例,這樣畫麵纔會和諧。你來試試。謝妍照他所說拍了幾張,確實比之前拍的好看許多。蕭鶴一在一旁看著她拍,微風吹起他本就蓬鬆的髮絲,顯得他更加灑脫自由。他看過她的作品後偏頭問她,“怎麼樣,比你之前拍的好吧?”謝妍低著頭輕輕嘀咕了聲:“是好一些。”蕭鶴一知道她有些小驕傲不好意思承認,也冇再多言,謝妍有些急的說:“我們快回去吧,天快黑了。”於是轉身就要走,結果一不小心左腳絆了右腳一下,向前栽去。

-,公園色彩最豐富,還可以經過同意拍到遊客的笑臉,也可以作為“彩”。肖:可以,小組作業還要求組員有合照證明是一起完成的,那你想哪一天去?寧:就這週六吧,早上十點公園門口見。肖:ok週六逾白:今天天氣那麼好,想去哪逛逛嗎?寧:今天我得和一個學長去森林公園完成一個攝影作業。(加了個笑哭的表情)逾白:那我和你們一起去吧,我在家也冇事。寧:行。逾白放下手機抓了下頭:冇聽謝妍說過什麼學長啊?另一邊秦婷:“哥,...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