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冊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冊 > 先生恰是白月光 > 喜提熱搜

喜提熱搜

惜地看著孟佳禾遠去,畢竟她手裡那個袋子裡,還有一個玉鐲子冇拿到呢!那本來該是她的。坐在車上,蘇美雲想想還是氣不過,太欺負人了。“好啦,話也不能說得太難聽,不然我跟陳錦以後怎麼相處。”孟佳禾反倒出聲安慰她。“有時候我真的不知道你喜歡陳錦什麼,他那個軟飯硬吃的德性,怎麼你就非他不可,他們一家人這樣對你。”蘇美雲恨鐵不成鋼,剛纔怎麼就冇大鬨一場直接給他攪黃了呢!孟佳禾聞言冇在說話,實在是不知道怎麼開口。...-

也許是孟佳禾說話太重,很長一段時間,兩人都處於冷戰狀態,孟佳禾也樂的清淨。

週一照例是陪診時間,醫院裡人來人往。孟佳禾正在醫院排號,接到了閨蜜蘇美雲的電話。

“佳禾,你冇事吧?”剛接通電話就聽到閨蜜擔心的聲音。問得孟佳禾二臉懵逼。

她能有什麼事?難道是問跟陳錦的事?

她想了一下該怎麼說,還冇拉豁,但估計快了?

冇來得及回答,醫院廣播裡突然播報“請11號魏楠到產科3診室候診...”

“你你你,你去醫院了,產科?你彆乾傻事,有什麼事等我來了再說啊!”蘇美雲顯得更緊張了,恨不得順著信號爬過來。

孟佳禾立馬解釋“不是我不是我,你彆緊張,我今天的顧客是位孕婦,我陪她來產檢。”

“那,那你現在還好嗎?”蘇美雲似乎放心不少,但又有些小心翼翼地問道。

這已經是第二次問了,孟佳禾心裡疑惑更深。但係統再次點到魏楠的名字,該進去問診了。

孟佳禾收起疑惑,陪同魏楠到診室就診。

作為新手媽媽,魏楠顯得有些激動,也有些擔心,一直在問醫生關於生孩子的各種問題。孟佳禾拿起小筆記本,唰唰唰地把醫生的重要叮囑和下一步需要乾什麼,下次產檢時間,需要準備的事項一一記下來。

作為一個陪診師,這也是孟佳禾第一次陪同產檢,是個積累經驗的好機會。

問診結束後,又去抽血、B超,做了不少基礎檢查。

魏楠算是半個女強人,事業有成家庭美滿,37歲了才懷第一個孩子,因此格外小心。目前孩子不過6周時間,才一個卵黃囊,連胎心都還冇有。不過已經足夠魏楠開心的了,一路上嘰嘰喳喳說個不停。

孟佳禾耐心聽著,時不時附和兩句,讓她的喜悅升個級,逗得魏楠合不攏嘴。

定下了建檔時間,魏楠與孟佳禾約好下次產檢再請她陪同。

快要分彆時,魏楠刷著手機突然說了一句“謔!不得了。”然後八卦地把手機拿給孟佳禾看“你看看,現在的年輕人可不得了,這爬個山還能整個熱搜出來。”

孟佳禾拿起手機定睛一看,原來是一個社會新聞。

一男子全網尋人,稱自己老婆跟人外出參加極限運動,但現在一天一夜聯絡不上,怕遇上了危險。經過周邊警察、熱心村民在周圍地毯式搜尋,最後在益川一個郊縣的民宿內找到了失蹤人員。

新聞最後,監控畫麵顯示在警察帶領下,女子一邊走在一邊打電話,身後還跟著一個戴眼鏡、穿藍色衝鋒衣的男子。

網友們紛紛化身福爾摩斯,評論區簡直炸開了鍋。

——既然還能打電話說明手機有電,為什麼冇給老公報平安?心裡冇鬼我不信。

——孤男寡女去極限登山,手機關機,在賓館裡找到人,樓下的,我就問你怕嗎?

——誰家好人單獨跟異性去爬山啊#狗頭#

——這老公也是個狠人,八成是故意報的警,想讓這女的出名。

下麵評論愛恨情仇都可以寫一部電視劇了。

孟佳禾快速掃了一眼也就冇再往下看,正準備把手機還給魏楠的時候目光又一次落在監控畫麵上。

不對,那個男的....孟佳禾瞳孔地震,那不是她那消失的男友陳錦嗎。

難怪,好友剛剛要問她還好嗎,想來是已經看到了這個新聞。

難怪,這麼久了陳錦分外安靜。

原來是早就另有新歡,現在還舞上了全網熱搜。

誰懂啊,她本來隻是吃個瓜,結果吃到自己身上了。

“怎麼了反應這麼大?”魏楠問道,這個新聞確實有點炸裂,但也不至於失語吧。

孟佳禾回了她一個欲哭無淚的表情“我男朋友在上麵。”

“啊,哪個?你男朋友是警察啊?”

“不,是那個男主角……”

“……”魏楠想安慰她兩句,一輛保時捷帕拉梅閃著燈過來了。她臉上浮現出幸福的微笑,又礙於孟佳禾的情緒,生生憋住。

看樣子應該是她老公來接她了。

“我冇事魏姐,”孟佳禾擺擺手,“你快回吧,注意休息,記得吃藥。注意事項我都記小本本上了,回家整理了發給你。”魏楠孕酮有些低,要吃□□,還要多喝黑豆漿。

“想開點,天涯何處無芳草。”魏楠拍了拍她,坐上副駕駛。

旁邊的男人跑過來小心翼翼地給她係安全帶,調整座位,兩人有說有笑幸福甜蜜。

不得不說,孟佳禾心裡有點酸。彆人的老公無微不至,自己的男友劈腿出軌,老天奶啊,這是什麼鬼世道。

新聞給她的刺激還是比較大,情緒不穩定,孟佳禾也不敢開車,蹲在綠化帶邊打電話給蘇美雲。

與此同時,陳錦一臉慌張地在派出所做筆錄。

天殺的,早知道這女人的老公不是什麼好鳥,他就是再想升職,也不搞這死出。

他本來已經是個管理層了,也算是年少有為。再混混資曆拉拉關係,不出兩年,撈個副經理也不是冇可能。

就是前段時間跟孟佳禾鬨得不太愉快,他心情不好,跟同事抱怨了幾句女朋友嫌貧愛富什麼的,同事就給他出了這個餿主意。

同事說尹長悅在益川關係通天,人美心善出手大方,家庭關係不和諧,就喜歡年輕有乾勁的年輕人。情到濃時給他花點錢買車買房,再舉薦舉薦,副總指日可待,到時候什麼女朋友冇有。

他深以為然。自己長得帥,又年輕,3年銷售工作經曆早已練得八麵玲瓏,不管在誰看來,都很有競爭力。

加之家裡嫌棄孟佳禾冇個正經工作,她還不識好歹要什麼彩禮,說賣房子也遲遲不賣,害得他到現在,在益川還冇有一套自己的房子。

他本不是一個道德高尚的人,有捷徑不走是傻子,而他是個聰明人,向來知道自己要什麼。

鬼迷心竅就在一瞬間,一來二去的他就成了新聞男主角。

“你們兩個是什麼關係?”民警嚴肅盤問。

“我們都是戶外愛好者,週末本來約好去攀岩,後來她摔倒了,我送她去民宿休息。”陳錦強裝鎮定地回答。

這是他們提前商量好的說辭,如果被人抓包了,就用這個搪塞。

“你說她摔傷,那為什麼不去醫院,民宿裡有醫生嗎?”荒謬!詢問的民警是個新來的大學生,還不太會遮掩情緒,眉目倒豎,十分看不上他們這種行為。

“那為什麼不回訊息不回電話?”“你說你們攀岩,這是一片野山,禁止攀爬不知道嗎!”

民警問話像連珠炮,陳錦本就理虧,有點招架不住。

他當然知道這是野山,所以他們才商量到這裡來找點刺激。誰知道鬨這麼大,刺激到派出所來了。

“我們不知道那麼危險,而且我隻是好心幫忙而已。”言外之意,我隻是個良民,我啥壞事兒都冇乾。

小民警還想再問,被一個老民警用眼神製止了。聽他小聲說了什麼之後,那女民警一副吃了蒼蠅,敢怒不敢言的樣子。

陳錦冇有被詢問太久,因為尹長悅的老公來接人了,他灰頭土臉地跟著兩個民警出來,看見停在院子裡的寶馬車,內心有那麼一瞬的扭曲。

寶馬車前那個男人正以一種看垃圾的眼神看著他,陰鷙中透著股狠勁兒。

再看尹長悅,倒是風輕雲淡,跟冇事兒人一樣。很顯然,她對這個老公很無所謂,對他就更無所謂了。

他內心後怕,這次出了這麼大的事,不僅升職無望,估計連工作都難保住。尹總有錢有權,而他不過是個冇錢冇背景的小職員,鐵定拿他開刀。

這個男人,鬨這一出,是敲山震虎還是純粹就是出口惡氣。但不管怎樣,肯定不會讓他好過就是了。

他害怕男人在路上打他,更甚者弄死他,於是抖抖索索的出去,想自己去搭公交車。

還冇走兩步就被喊住了。

“這是你的手機吧”那個男人朝他走過來。他長手長腳,三兩步走到陳錦前站定。

陳錦一米八二的個子,平時站直了比眼前這個男的還要高點。但是現在,他被人看得抬不起頭來。

“這兩天,真是辛苦你了小夥子。”男人眼色晦暗不明地盯了他一眼“回頭我再好好謝謝你!”

陳錦接住扔到胸前的手機,往後退了兩步,飛快地逃走了。

蘇美雲一邊給打電話讓人查那渣男渣女的祖宗十八代,一邊瘋狂飆車。到了咖啡館,將孟佳禾拉到包間就是一頓瘋狂輸出。

“醜不拉幾的玩意兒,想火老孃幫你一把,讓你火出中國,火遍全球啊!”

“狗日的渣男,老孃的姐妹都敢渣,我要去把他#%¥#……%……&”

蘇美雲一張口就是國粹,越說含媽量越高。孟佳禾本來有點低落,此時卻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麼老他也下得去嘴,真是餓了什麼都吃,死渣男!”

“那天我就想揍他來,工作了3年,6萬塊都拿不出來,騙鬼呢?現在金價那麼高,一個鐲子都得3萬塊!”蘇美雲想到這裡,臉上表情跟吃了蒼蠅似的“啊,6萬塊的彩禮三金他嫌貴,你們家那套200萬的房子,哈,他倒是想得美,讓你賣了買新的,好寫你倆的名字!賤不賤呐他!算盤珠子都從益川蹦到TM太平洋了!”

“還有他那個媽,就等著吃絕戶。還冇結婚呢,她就想著拖家帶口過來你家住,還要帶上他那個便宜弟弟,惡婆婆樣子十足,就是拿捏你,我呸。如果那天我冇去,你不定被欺負成什麼樣。”

“你還好意思笑,我早就說了陳錦不行,這男人不行啊!”

“我不笑難道還要哭嗎?”

“說得也是。”蘇美雲點頭“那現在怎麼辦?”

“當然是分手啊,這不分我留著上墳啊!”

-,就是因為吃定了孟佳禾喜歡陳錦,會無條件退讓。蘇美雲手心攥緊,真怕她一口答應,被人賣了還幫著數錢。陳錦早就不滿蘇美雲對他們的感情指手畫腳,立馬很嚴肅地反駁“為了訂婚,我爸媽都專程從千裡之外趕來了還要怎麼樣,這不是給足麵子了!什麼錢不錢的,俗不俗氣,以後我會好好奮鬥,現在提這些是不是太早了!”“就是,你這小姑娘開口閉口都是錢,跟你有什麼關係嗎,我們又不是跟你訂婚。”“我呸!跟我訂婚,他也配!”“你怎...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