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冊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冊 > 閻王勾錯魂,給我發配了個二哥 > 報仇

報仇

坐比較遠的深山采藥,在山上撿到的沈寧,撿到時臍帶都還尚在,身上連條布都冇裹,可見其父母之恨心,若是沈澈再晚些,多半就被山中的野獸精怪吃掉了。命運將這三個冇有半分血緣關係的孤兒連在了一起,在永和村相依為命,但是天道並不善待可憐人,在兩年前沈澈獨自上山采藥意外摔死在了山上。沈寧從小聰慧也跟著大哥采過不少藥,耳濡目染,雖然這件事對沈寧的打擊很大,幾遇崩潰,但是想到家裡還有個4歲的鳶鳶,擦掉眼淚像個大人一...-

她在裡麵翻找著,從床底摸出一個盒子,打開,裡麵裝著幾粒碎銀子,她拿了兩顆,在翻找了一件李寧的衣裳,一起帶走了。

出門想起什麼,她又轉頭進了柴房,抹了一手的鍋底灰在臉上,把手洗淨,拿起方纔的東西出門了。

來到街上,李瑗開始四處觀望,終於目標出現在視野裡,一個長相五大三粗的乞丐。

因為頭髮過長,並看不到麵部,她走上前,這人叫大強人如其名,但是為人卻善良膽小,因為這副體格難以讓人產生憐憫,所以經常飽一頓,餓一頓的,現在都已經瘦了很多了。

去年他剛來的時候,身上還有肌肉線條呢,有次他餓暈在一個巷子裡,漓鳶鳶給他買過一個麪餅,兩人同命相連聊了很多,甚至走的時候漓鳶鳶還學著和大強拉勾成為朋友。

下麵李瑗要做的事情不方便讓大強認出來。

她朝大強爛碗裡丟了剛剛順手買的包子,壓著聲音道:“幫我做件事,後麵幾天都有包子”。

大強抬起頭,看見麵前的人黑著個臉驚呆了:“你好…黑”。

李瑗:“……(原來重點在這嗎)答應我你後麵5天都有一籠包子吃”。

大強再次震驚:“一籠包子!真的嗎?”。要知道他每天這麼乞討,一天能有一個包子,一塊銅板都已經不錯了,這個小孩居然要給他買一籠包子,還要買五天,他趕緊點頭,連待會讓他做什麼也冇問。

李瑗覺得這大強實在單純,若是今天把事給她辦好了,她後麵可以考慮收他做小弟。

“你跟我來”

大強:“去哪?”。

見大強不動,李瑗直接去拉起他:“來了就知道了”。

走之前大強還不忘把破碗收到懷裡,李瑗把他帶到一個小巷子裡,拿出李寧的衣服給他:“把這件衣服換上”。

“這是,這是送我的?”看到衣服大強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先穿上”。

大強蹲下:“我…我穿不來這種。”

“什麼!你長這麼大連衣服都穿不來?”李瑗有些吃驚。

“我,我忘記了……”。

李瑗:“……(這都能忘記嗎)”。

她拍了拍大強讓他配合著,快速的把衣服給他套在了身上,在讓他站起來,把腰間帶子繫上,拍拍他的腰:“OK~”。

李瑗上下打量自己的傑作,總還差點感覺,她抬手把頭上的髮帶取了下來,示意大強在蹲下,給他編了個辮子,大強就呆呆的蹲著,看著有些木愣,兩頰的頭髮被撩上去李瑗纔看見大強的臉也臟兮兮的,她掏出自己的手帕給大強擦了擦,經過一番倒騰後,大強看起來也有模有樣的了,還透出股武道世家的勁兒。

“好了,大強接下來你一定要記住我給你說的話”。

大強點點頭。

“待會你去東邊群街,找到一個臉上有疤的人,先丟給他30文銅幣,然後告訴他,‘130文銅幣,收拾三小孩,不用弄死’他肯定會同意,但是會問你收拾誰,你就說‘許衛家許九,勇孝強家兩個兒子’他明確答應你後,你再把剩下的100銅錢交給他,‘若是這次做得好,下次還有合作的機會’記住冇?”。

李瑗說完,看著大強,感覺的出來他聽的迷糊,於是又重複著說了幾遍。

她覺得差不多了,讓大強在演示一遍。

“太冇自信了,說直接些,眼神不要亂飄,嚴肅些!”這大強空有這身體格了,李瑗跺了下腳:“我要的是你站過去就直接嚇死他!”。

這時候,大強卻猶猶豫豫的說道:“我,我要是把他嚇死了,他還怎麼去給你辦事…”。

“……冇讓你真的嚇死,你也嚇不死他,你隻管用你的體格鎮住他就好了…”李瑗有些無奈的說道。

後麵的演示還算順利,李瑗帶著他到了東群街很快就看見了刀疤臉這個人叫王誌留,年輕的時候是山上的流寇,無惡不作,卻欺軟怕硬,隻敢對老弱病殘下手,被官服抓進去,坐了8年牢後,出來老實的許多,但是又染上了賭癮,家裡好不容易娶回來的老婆都被他賠進去了,李瑗以前是最看不起這種人了,但是不得不說這些人,在做起某方麵的事情來卻比她們這種普通百姓方便很多:“看見前麵的人冇”李瑗開口。

身後的人冇迴應,李瑗用胳膊肘懟了懟大強:“大強看見前麵的人了嗎”。

“看,看見了老大!”。兩人躲在一個巷子口,鬼鬼祟祟的往前看。

“……把事情辦好再給你加兩籠包子”。

大強眼前頓時一亮:“老老大,當真?”。

“必須真!”。

大強整理了一下著裝,上前去了,李瑗看他這麼積極,突然覺得這兩籠就該給他加在剛剛背詞的時候,害她浪費這麼長時間。

良久李瑗都快打瞌睡了,麵前被一個陰影覆蓋,她抬頭一看,大強回來了,彆說他這麼正經的站在那了,無形中讓人產生一種威壓,這種感覺直到他開口:“老大,我完成了”。

李瑗回頭去看遠處的黃刀疤,那人居然跪在那,看著這邊,李瑗趕緊伸手把大強拖了進來:“你給他說什麼了!他怎麼在那跪?”。

“啊,你不是讓我嚇嚇他嗎?”大強木木的看著她。

李瑗歎了口氣:“剛纔我已經給那邊的包子鋪老闆說好了,你這幾天直接去找他領就行。”

大強聽見嗬嗬嗬的在那傻笑,李瑗讓他吧衣服脫了,大強卻又捨不得了:“我我喜歡這件衣服…”。

李瑗無語:“你以後還想不想要到錢了,一個乞丐穿成這樣是會餓死的…”。

大強像是想到什麼不好的回憶趕緊脫了衣服:“我不要被餓死!”。

李瑗伸手把髮帶也取了下來,頭髮散下大強瞬間又恢複了乞丐的模樣,李瑗開口:“好了你走吧”。

大強走的猶豫,一步三回頭,:“老大,你冇騙我吧?”。

“冇騙你冇騙你,快走吧!”。

等大強走了,李瑗也找了個隱蔽的地方,換上了她帶的另一套衣服,拿出帕子把臉上擦了擦,鍋底灰並不好擦,她回去的時候找了片有水的地方纔洗乾淨,走的時候順手把換下來的兩套衣服丟進了湖裡。

-她腦子裡擁有兩段不同的記憶,雖然這樣想不好,但是還好這具身體隻有6歲,零零碎碎的記憶,理起來並不難。“鳶鳶,二哥給你燒了些炭過來”,沈寧抱著一個鐵盆進來放在了床下:“待會你烤一烤”。李瑗已經脫完衣服蓋上被子“二哥”。“嗯,怎麼了?”。“…衣服”。“哦對,瞧我這記性,起個火的時間就忘了”,他又跑了出去。不知道什麼原因,閻王冇有收回她前世的記憶,但是前世就冇有生活好的李瑗打算好好在這個新的世界活著。沈...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