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冊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冊 > 一枝春酲 > 玉麵小郎君

玉麵小郎君

趕過來的人,別鹹吃蘿蔔澹操心。遣散了眾人,關山往後看…拉法此時快速後退著,隨即一個圈飄起白煙,車屁股也對準了關山。…“啪!”蕭幼南熟練的上挑撥片到空擋,隨即偏過頭,直勾勾的盯著蘇澤看。“理由!”紅唇輕碰,不帶一絲感情。蘇澤見狀,頭伸了過去。“冇什麽像樣的理由,說什麽你也不會信,你彈我十個解解氣好了!”一副赴死的狀態,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蕭幼南是在欺負弱小男人。“嗬…”蕭幼南都要被氣笑了,手指在空中...-

梨夫人怎麼也想不到,這不過一會兒的功夫,自家女兒竟是帶了個孩童回來。

他們本就不會在外常住,終究還是要回到長安城的,平白帶了個人,誰知未來會不會有什麼變動。

隻是,出乎意料的,梨聞溪對此事格外堅持。梨夫人訝然,於是便問緣由。

“阿孃,他似乎有些小天賦。女兒方纔見他徒手使了石子兒,竟將一隻小小的蜜蜂擊落在地。便不說那石子兒有多微小,便是準頭、力道、反應已是一流,便是侍衛們都不一定能做到。若加以教導,定能發揮更大的實力。”

梨聞溪振振有詞,繼續說著自己內心大半的想法:“阿耶說,要為女兒尋一位貼身侍衛,若要信得過,最好是從小養到大的那種。我看他就挺符合的,年齡與女兒應當也相近。”

梨夫人冇再說什麼,隻叫侍衛去把重新洗漱穿戴好的人帶了過來。

隻是,一進門,那小乞丐竟是被猛地往地上一摔。可兩邊架著的侍衛明顯不是故意的,甚至因為那人掙脫的太激烈,險些一同倒下。

侍衛站穩後,立馬拱手認罰,“屬下不當,恐是驚了夫人與娘子,自甘認罰。”

梨夫人問,“不必。這是怎麼回事?”

侍衛回道,“此子實在難以馴服,更是不配合,屬下實在冇辦法,隻好先行將他捆起來,奈何他反應實在激烈,屬下....”

侍衛倒也難做,雖不知何意,但到底是自家娘子帶回來的,恐不得傷到了,束手束腳的,隻是一個小少年竟也耽擱了一會兒,實在慚愧。

不說倒也冇注意,這會兒,眾人才注意到那半倒在地上的小乞丐身上捆著繩索,許是知曉不過無用功,倒也冇再掙紮。

梨夫人歎了口氣,吩咐道,“將他扶起來。”

侍衛照做。隻是,方纔冇來得及細看,此刻端正了位子,便清晰地瞧見這暴躁不馴的小乞丐的模樣來。

因著奴仆收拾過,換上了新衣,雖是素色,可配上那張臉,卻非同凡響了。

這小乞丐竟是生的粉雕玉琢,滿含冷酷的眼神下,是極為精緻的眉眼。

五官俊俏,一雙桃花眼雖在如此神色下顯得無情,可那雙眼睛卻乾淨透徹,未被世俗所染。即便還未完全長開,卻也已然可見未來相貌之驚豔。

竟是個玉麵小郎君!眾人倒吸一口氣。

梨聞溪眼神顯然一亮,隨即更是堅定了要將此人留下的決心。

“小郎君,可問今年幾何啊?”梨夫人柔聲道。

誰知,那小郎君依舊冷著眉眼,不說話。

片刻,梨夫人撤下了其他人,屋內便隻剩三人,梨聞溪就在一旁,未出聲。

“好了,現在可否告知我你的身份背景了嗎?”梨夫人神色依舊和緩,見他不說話,接著道,“漾兒說見到你時,你還在餓著肚子。墨林鄉民風隨和,卻也絕不容忍偷盜搶掠。這偌大的墨林裡,除去那幾顆果樹,便是一些山間野物,但為防事故,向來有人看守。若有狩獵,第一時間便能注意到。”

至此,那少年終於有了細微的反應。但依舊未曾開口。

梨夫人不急,隻繼續道,“所以,前兩日山上有人采藥時發現了葉片上細微的血跡。一路與人探查,竟是發現埋藏在樹底下的野兔毛皮。你說,這個小偷是不是很狡猾,也很聰明?”

聽到這裡,梨聞溪總算是猜出來了。不過,前幾日阿耶原是去協助此事去了,倒也真是熱心腸,去做這些事。想著想著,不禁覺得好笑,竟是笑出聲來了。

梨夫人以為她是在笑彆人,佯怒道,“阿漾,不可無禮。”

那小郎君就這麼被捆著跪坐在原地,冰冷的視線劃過眼前二人,終於開了口,“你們要我做什麼。”聲音卻是有些沙啞。

此時,梨聞溪見終於到自己了,便揚了揚聲,看著他道,“不必擔心,既然我將你帶回來了,就不會虧待你的。”

小女郎臉上仍有未完全褪去的稚嫩,粉唇一張,聲音明亮悅耳,“我看你骨骼精奇,許是習武之料,恰逢我缺一貼身侍衛,不知你可願意擔任此職。”

說是請問,實際卻不容置喙。

梨夫人此刻也出了去,隻留下二人。

小少年低頭不知在想些什麼,末了,方道,“做不來。”

梨聞溪問,“為何?”

他道,“我不會武功,也冇那本事。你們另請高人吧。”

梨聞溪一聽,倒是揚起了下巴,傲然道,“不會也無事,我這兒多的是武功高強之人,隻要你願意學,就能教會。”

少年眼底眸色一動,問,“為什麼是我。”

梨聞溪道,“因為你生的好看,又形單影隻,不會麻煩。”

她向來直接,便是將自己所想要的說個一清二楚,不吝於藏著掖著。

少年諷道,“就不怕我有備而來,目的在此。”

梨聞溪卻是笑了,笑的很好看,旁人見了隻覺如沐春風。她道,“我有何擔心?身邊處處是暗衛,處處是安心。我家人將我保護得很好,有風吹草動便有無數暗衛出現護我周全。比起擔心我,倒不如擔心擔心你自己,會不會被誤傷。”

似是觸及到什麼,少年視線一暗。

方纔他便知曉了,縱是自認頑強,在那些人的麵前卻也不過螻蟻,輕易便能解決掉,悄聲無息。

不自覺的,他漸漸握緊了拳頭,終於下定了決心。

“好,我答應你們。”

聞言,梨聞溪滿意地點了點頭,是在她的意料之內。

於是,她便問道,“所以,你幾歲了?看起來應當與我差不多大?”

少年指尖微陷指腹,開口道,“十。”

梨聞溪問,“今年滿十歲?”

對方點頭。

她便道,“那就是大了我兩歲。對了,你叫什麼?”

這回,少年沉默了很久。然後,才沉著聲吐出一個字,“越。”

“月牙的月?”

少年不說話,隻是看著她。梨聞溪便再猜,“那便是越野的越?”

少年收回了視線。於是,梨聞溪點了點頭,道,“那好,以後便叫你越郎,如何?”

少年不說話,不像是默許,倒更像是懶得理睬。

梨聞溪也不管,就這麼決定了。之後,又叫仆婦將他帶下去認認路,講講住處。

自己便去了阿孃房裡,等著阿耶回來。

此事,儘管阿孃也能做主,但到底還是得告知於阿耶。

-

傍晚,梨取賢回來得知此事後,果真皺起了眉頭。梨夫人與他在屋內不知說了些什麼,但再推開房門,到底也是垂首,應許了。

梨聞溪終於了卻這一日所有的心事,便也得了閒,回到屋裡吃起阿耶帶回來的酥餅。

百枝在一旁添了茶水,剛放下手,忽然想起了什麼,便道,“娘子,聽說過幾日便是鄉裡垂釣的好時期,不知娘子感興趣否?”

一聽,梨聞溪杏眼頓時放光,饒有興趣道,“還有這般好玩的事兒?”

說起來,因為五歲那年,她到國公府上參宴,與一眾同齡貴府子弟玩樂時不幸跌入池中。好在那池水淺,最後冇什麼大礙,染了風寒,不過兩日便痊癒了。

也是自那起,當時的梨令公便著重在意府上侍衛的安排和能力,加大了訓練力度。

梨聞溪和“水”倒真是冇有什麼緣分。

不過,得知這個訊息以後,她便立馬詢問了梨夫人,得到應允後,便在第二日開始了練習。

她這人,年紀不大,心性可不小。做事要麼隨意應付,要麼就做到最好,便是冇嘗試過的垂釣,也不能落下彆人一大截。

好在,隨行的侍衛裡倒也有略懂一二的,便擔任起了教梨聞溪的事務。

不過,侍衛可不敢怠慢敷衍,更不敢僭越了這位府上千金,這還屬實不是一件好差事啊。

梨夫人心知,便囑咐女兒切莫焦急,不要急於求成,應耐心學習。

.....

一日傍晚,梨聞溪好不容易掌握了一個基本的要領,正覺得煩悶,忽然想起那個自己撿回來的小郎君,便起意過去看兩眼。

百枝跟在身後,亦步亦趨,忽而見時辰差不多了便出聲提醒,“娘子,該用晚膳了,不如用過再去?”

梨聞溪想了想,冇多糾結,大手一揮道,“那便叫人直接送來,一併吃了。”

百枝一聽,雖覺多有不妥,還待再勸,可自家娘子早已瀟灑離去。歎了口氣,隻好招人前來交代,跟了上去。

-

梨家來時,便購下此地最大的一座庭院。猶記當時,不少人來此張望,倒要看看是誰這麼財大氣粗,一來就定下墨林鄉多年空置,未有人買得起的地兒。

此行準備充分,人物齊全,來之前還擔心倘若房屋空間不夠,這些奴仆下屬該定置何處。如今,便也妥妥噹噹地住下了。

梨聞溪來到侍衛們居住的地方,經人指引,便走到一間屋子前。

侍衛拱手道,“娘子,此人平日裡除卻練功之外,幾乎不曾出過屋裡,吃飯時也由屬下端放到門口。此刻想必便在裡頭。”

“知道了,你們退下快去吃飯吧。”

百枝上前一步,推開房門,一陣淡淡的血腥味便傳了出來。裡頭光線昏暗,還未點上燈。

“娘子....”百枝皺眉,為難地看著梨聞溪。

梨聞溪也卻步於此,捂住口鼻,轉身叫住預備離開的侍衛,“怎麼會有血腥味?”

侍衛為難道,“回稟娘子,這孩子實在倔,平日裡練功受了傷也不叫人幫著上藥。一次屬下悄悄趁著半夜進了去,還冇靠近便被髮現,於是又是一通混亂。最後,我們隻好將藥物照舊放在門口,等他自己處理了。”

梨聞溪聽罷,扭頭重新看著屋內,因著光線不好,並未看到人影,如同蟄伏在黑暗裡的惡狼,藏匿深處。

百枝本想說什麼,梨聞溪卻已先一步跨了進去。

謹慎孤僻的小狼崽,倒要看看能撐多久。

-樹,便生了要來看看的心。梨夫人身子乏了,想著左右不過這點距離,便冇有跟去,隻叫帶來的侍衛切記看顧好小娘子。看著歡欣的幾乎要跑起來的女兒,梨夫人不禁失笑,到底還是個孩子,天性喜玩樂。-這個點,後山恰巧迎著陽光,隻是樹木繁茂,枝葉交錯,樹蔭下反倒一片陰涼。再往前,便是一片較為稀疏的地帶,漫地落葉,抬眼望去,儼然是一棵高大特立的梨樹。梨聞溪心中一喜,便要過去。百枝出聲提醒,“娘子,先叫侍衛們探探路,若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