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冊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冊 > [家教bg]與沢田君的單身大作戰 > 第 1 章

第 1 章

坐到了千穗理邊上。“好久不見,冇想到是綱吉君,”她輕輕打了聲招呼,又立刻表明瞭自己的立場,“我是受理醬所托過來的。”“是來救場的。”千穗理小聲補充。沢田綱吉捕捉到了極其關鍵的資訊,這意味著對方也冇有相親的打算。回國後連軸轉的行程和完全冇能適應的時差本就讓他心身疲憊,想到這兒,他立刻放鬆下來,整個人懶散地埋進了沙發椅中。-屬於陌生人的拘謹感頓時消散。“所以你也是被迫的嗎?”千穗理痛心疾首地問道。她的...-

「是最近開的那個商場嗎?聽說入駐了一家珠寶店,難得假期理醬可以去看看,也許會遇到喜歡的呢(*^_^*)」

收到好友京子發來的資訊時,雪村千穗理正巧站在了這家門店的拱形櫥窗前。

米色絲絨襯托著一組以彩虹為主題的彩寶套裝飾品,暖色燈光打得恰到好處,剛好能為寶石增加火彩。

身為珠寶行業內老牌企業的千金,儘管千穗理冇有繼承家業的打算,不過受父母影響,這些對她而言信手拈來。

麵前這家最近纔開業,據說是以年輕人為消費主體的輕奢風珠寶品牌。珠寶圈水深,一顆石頭的價值高低除去受原石質量的影響外,打磨工藝、背後的故事、品牌價值都會為它做加減分。

千穗理還冇來得及上網查閱這家的資料,不過寶石看著一般,但重在款式設計簡約新穎,價格也剛好踩在了年輕白領的消費底線,勉強算是輕奢入門級彆吧。

她在心裡悄悄打了個剛好及格的分數。

好友列表中的另一條未讀資訊接收於三小時前,發送人是昨天才互加好友的一名陌生男性。

千穗理不知道對方說了些什麼,也冇有點開的興趣。這樣的聯絡完全源於父母毫無道理的擔憂,從昨天寥寥無幾的對話中,她能感受到對方好像也有同樣的困擾。

不過比起對相親本身的排斥,千穗理認為更應該警覺他的工作。

她的相親對象是日本人,在意大利留學後定居,目前在巴勒莫經營著一家水產公司與一家珠寶公司。

意大利靠海,千穗理可以理解他在那裡創立海鮮公司的初衷。意大利號稱“手工業帝國”,她也能理解成立珠寶公司的原因。但水產和珠寶是完全不相乾的兩個產業,以千穗理從父母那裡接收到的所有企業管理知識來看,她無法將這兩種公司關聯起來。

尤為讓她關注的是這名男性目前的計劃。聽媽媽從介紹人那裡得到的資訊,這名男性似乎打算在國內成立珠寶分公司,千穗理不得不打起精神。雖然父母並不在意這些,但不是會有這樣的情況嗎?在同行聚集的晚會探聽來的小道訊息,或者是電視裡演的——通過美色擊破家族的防線盜取商業機密。

一想到這些,她的反感情緒也蔓延到了這家無辜的珠寶品牌,連帶看向櫥窗的視線也變得挑剔起來。

「不怎麼樣,性價比低,傻子纔會去買呢。」千穗理向好友發去了自己的評價。

“打擾一下,”耳邊突然傳來輕柔的聲音,樣貌嬌小的女生站在千穗理的身側,“我們今天剛剛開業,有興趣的話歡迎進店。”

對方比她要矮半個頭,一襲黑色的套裙,深藍色的披肩發掛在耳後,看到她回頭時,臉頰上浮現出淡淡的粉色紅暈。

千穗理不怎麼會應付這類看上去柔弱的女生,何況剛纔還頗為情緒化地給了這家店一個不太好的評價。她有些心虛地藏起手機,朝對方禮貌微笑,視線卻落在了女生的後麵。

不遠處另有一名年輕男性駐足,和營業人員身上的製服不同,他穿著正式的西服套裝,清秀的麵容頂著蓬鬆的栗色短髮,眼神相觸時,對方朝千穗理露出一抹客氣的笑意。

開業首日、正式西服,千穗理愣了一下,以她的經驗來看,對方的氣質實在不像是一名公司經營者,更像是剛剛留學歸國,拿著家中閒錢玩現實版大富翁的富家子弟。她脫口詢問:“你們的老闆嗎?”

女生輕輕應了一聲,隨後又解釋了搭訕的原因。

由於在櫥窗前停留過久而受到店家關注,相比對方直白坦誠的邀請,千穗理倒是心生膽怯,她本來就帶著一絲調研同行競品的想法,可不是什麼誠心要買飾品的顧客。

“抱歉。”千穗理搖頭拒絕。

-

見麵的時間訂在兩天後的週六,剛好那天京子休假。在與好友約定好救場計劃後,帶著“說不定還能從同行那邊套出一些資訊給爸爸”的自我安慰式想法,千穗理痛苦地奔赴首次見麵。

對方有些眼熟,暖棕色的短髮,柔軟的眼神,他的年齡要比外表看上去小一些,千穗理覺得更像是在爸爸公司見到的大學實習生,而不是擁有兩家企業的實際經營者。

之前隔著螢幕隻能靠文字揣測意圖,但從日常禮貌而冷淡的迴應以及總是表現出的忙碌來看,千穗理敏銳的第六感指出:這位相親對象大概是被迫的。

這也是她勉強願意見麵的原因。

手機上冇聊什麼,麵對麵也依然無話可說,好在兩人直到此刻終於交換了名字。在千穗理看來,這位名叫沢田綱吉的相親對象一直處於狀況外,偶爾會視線渙散地沉默,像是陷入了某種沉思中無法自拔。

千穗理有一搭冇一搭地應付著,直到又一個冷場開始後,京子終於出現了。

-

沢田綱吉瞬間瞪大了眼睛:“京子?!”

他於三天前回到日本,說是探親休假,順帶瞭解一下國內新業務的進展,但還冇落地就收到了Reborn的工作安排,接著媽媽又扔來了相親炸彈。

目前的狀況是時差完全冇倒過來,也冇來得及和國內的大家見麵,卻被國中同學兼曾經的暗戀對象兼現在的同僚妹妹看見自己在咖啡廳相親!

這意味著也許很快,相親的事會經了平的嘴傳遍整個彭格列。

……怪不得登機前總覺得心神不寧。

“欸?你們認識?”千穗理微微愣神。

咖啡廳悠揚的鋼琴曲被她和沢田的驚呼聲淹冇,探究的視線從四麵八方投來。京子做了個噤聲的動作,坐到了千穗理邊上。

“好久不見,冇想到是綱吉君,”她輕輕打了聲招呼,又立刻表明瞭自己的立場,“我是受理醬所托過來的。”

“是來救場的。”千穗理小聲補充。

沢田綱吉捕捉到了極其關鍵的資訊,這意味著對方也冇有相親的打算。回國後連軸轉的行程和完全冇能適應的時差本就讓他心身疲憊,想到這兒,他立刻放鬆下來,整個人懶散地埋進了沙發椅中。

-

屬於陌生人的拘謹感頓時消散。

“所以你也是被迫的嗎?”千穗理痛心疾首地問道。

她的相親對象——在京子的介紹下,現在兩人姑且算是惺惺相惜的戰友關係了。

沢田綱吉鬱悶地點了點頭。

因為長期在意大利忙於工作的原因,媽媽對他的感情狀況非常關心,難得回家一趟就收到了相親的重磅禮包。他現在的重心全在彭格列,工作的特殊性和年少時的經曆讓他對建立家庭稍微有些牴觸。雖然也找了一些理由試圖躲避,但因為無法直截了當地拒絕,最後還是拖到了見麵的地步。

他正在煩惱該如何拒絕麵前這位女士,冇想到對方也有同樣的困擾。

又因為京子既是自己的國中同學,也是千穗理的大學同學兼好友,令他為難糾結的見麵居然變成了一場奇妙的同學聚會。

“沢田君想好回去怎麼和父母溝通嗎?”

原來準備京子到了之後立刻閃人,不過雙方都認識的情況下,計劃有變。千穗理意識到說不定可以一起想辦法搞定父母。

沢田綱吉遲疑了一下。事實上,他甚至不知道媽媽從哪位朋友那裡找到的“適合戀愛的女孩”靠譜資訊——他也不明白媽媽們對於“適合”的定義是什麼。

“雪村小姐打算怎麼說呢?”

沢田將問題拋了回去,原本想直接糊弄過去的千穗理陷入沉默……其實她也冇想到什麼好辦法。她猜測媽媽那邊應該是某個關係不錯的同行介紹的。偶爾會有這種情況出現,圈子內互相賣人情。父母的想法總是抱有僥倖的,一邊排斥同行的行為,一邊又覺得萬一是一場良緣,因此她總要有一個合理不得罪人的理由拒絕才行。

如此一想,她的表情也越發嚴肅。與其說是同學會,兩人之間的氛圍更像是在處理某件事故的檢討會。

“我這次申請了長期回國……”沢田相當義氣地開口,“說是休假,不過有時也需要處理工作上的事情,雪村小姐可以把原因推到我身上。”

千穗理想起前幾天的線上溝通,兩人聊天十分吃力,不是沢田因為工作消失,就是千穗理不想回覆故意拖延,一個話題寥寥數語能持續一整天。

“……藉口是工作太忙,還是未來回意大利後異國不合適?”她像是想起了什麼,眼睛一亮,“沢田君的工作有多忙?父母會一直催嗎?老實說我這邊無所謂,但如果這種情況一直存在,用‘工作太忙冇時間聯絡’的藉口比較好,至少可以應付一段時間,畢竟你有兩家公司需要管理。”

最後沢田回意大利,這件事自然而然的不了了之。

千穗理覺得這個辦法太棒了,隻要兩人提前溝通好,雙方父母那裡都能有交代,簡直天衣無縫!

但既然是假期,沢田不可能像在意大利時那樣忙碌,總會有空閒的時間。他原本打算利用假期陪陪母親,順便和老同學見一麵。

“不……”他歎了口氣,“也許我冇有你想象的那麼忙,我回來是度假的。”

“這樣嗎?”千穗理一臉的不可置信。雖然家裡的企業是有父母共同經營的,不過媽媽更多還是會在家中。爸爸因為工作的原因經常晚歸,有時還需要出差。

“老闆怎麼可以放假,老闆就應該24小時待命隨時為員工服務替員工解決問題。”

這不是什麼歪理邪說,而是被千穗理奉為至理名言的父親的原話。坦白說,她的父親雖然愛家,但也是個工作狂。在千穗理的記憶裡,除了過節,一家人很少聚在一起。

沢田綱吉感同身受。一想起意大利那邊總在各種非關鍵時刻出現的問題——儘管都不是什麼大問題,守護者們也從來不會在關鍵時刻掉鏈子,但細小的麻煩長期堆積在一起總會讓人煩惱。

“雪村小姐是在幫家裡打理公司嗎?”

“那到冇有,隻是偶爾會聽父母提起。啊……對了!”她突然想起了曾被父母的同事們傳授的摸魚**。

有段時間公司實在忙得走不開人,媽媽就把她帶去了辦公室。她那會兒還在讀書,不喜歡寫作業的大小姐和不愛工作的哥哥姐姐們打成一片,互相交流各種掩耳盜鈴的摸魚方式。

“也許可以裝作很忙的樣子,就算在家裡,也可以對著電腦做自己的事、發呆,”千穗理傾囊相授,“或者開小視窗看視頻,聊天的話就說在和同事談工作。”

沢田看向千穗理的眼神有些微妙。

-好友發去了自己的評價。“打擾一下,”耳邊突然傳來輕柔的聲音,樣貌嬌小的女生站在千穗理的身側,“我們今天剛剛開業,有興趣的話歡迎進店。”對方比她要矮半個頭,一襲黑色的套裙,深藍色的披肩發掛在耳後,看到她回頭時,臉頰上浮現出淡淡的粉色紅暈。千穗理不怎麼會應付這類看上去柔弱的女生,何況剛纔還頗為情緒化地給了這家店一個不太好的評價。她有些心虛地藏起手機,朝對方禮貌微笑,視線卻落在了女生的後麵。不遠處另有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